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刮痧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認為有兩件事情是自虐,我不想去做的事。一是刮痧;二是刺青、穿耳洞之類的事。(其實是三件事啦)

小時候(住在家裡的時間),當我們生病時,不管是發燒或中暑。
只要被媽媽發現,就會被她宣判要刮痧的命運。

起初一、兩下時,還可以接受。但後來會愈來愈痛。
一開始我會喊痛、後來會哭。
後來我發出殺豬般的哭叫聲想逃想跑。
逃跑後再被抓回去刮。
生病已經很難受了,還要承受這樣的痛苦,有時爸爸也會在旁邊幫忙抓住我。
但媽媽仍不會停止,手上的力道也不會變小。
她會要刮到我們身上的痕跡很明顯了,她覺得滿意了才會停止。
所以後來我要自己生病時絕對不能說,還要裝作不嚴重的樣子,不然又要刮痧了。

媽媽的刮痧對我來說就像酷刑。
我也被爸爸和奶奶刮過,他們的力道都比較不會那麼殘暴。
在我說實在受不了時會停止。
奶奶更是維持一慣的溫和穩定的力道。

所以我無法理解那些說刮痧很舒服,甚至主動要求刮痧的人

可以對應現在我對於主人的虐耐痛程度很低。

想到這件事時,我難過地哭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