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地獄魔王V做愛

關於初夜行房


其實地獄裡沒有分白天黑夜啦,一直都是暗咪摸,黑漆漆得像夜晚。
婚禮結束那天,我們來到他的房裡,或者說以後是我們的。
他瞇眼用手指拉開我身上黑色的禮服,彷彿是不該存在的東西。
魔王應該沒有血肉之軀,若要有可以有無數個觸手。
他眼睜睜地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他的雙手掐住我的脖子,從他插入的那一刻,我開始窒息。
我的面色逐漸脹紅,叫不出聲,無法呼吸。
他只是衝刺,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我已經到高潮了,他卻還沒,但我已經快要受不了。
在我死掉之前,他終於⋯

每一次做愛,他就會殺掉我一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