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溫柔

「我要溫柔的!」她堅持說。
「我要溫柔的!」她尖叫著說。
「可是⋯妳看的⋯都是暴力殘虐的⋯⋯」他指出。

2019年6月14日 星期五

《夢遺 落的碎片》4

我們坐在沙發上,我依偎在他胸口。
我喜歡攀附在他身上,極為依戀地。
當在他身上時就覺得好像不能一刻沒有他。

《夢遺 落的碎片》3

和他親熱,我沒有一次能夠動。
不是束縛在椅子上,就是被攤平綁在桌子的四個腳,任他玩弄使用。
「想和我做,就不准動。」
這是他的規定。
我好喜歡好喜歡。
我好喜歡他的霸道。
我好喜歡,屬於他。

2019年6月13日 星期四

2019年6月7日 星期五

《玩壞上神》阿加年斯奇遇記

在船夫那吃飽睡飽小女孩,下船就朝著地獄中心直奔而去。
途中還被地獄之門攔下,不過由於頁面不夠,以上略。
小女孩的靈魂很小、很輕盈,她如風般朝著魔殿飛奔,那也是她唯一知道阿加雷斯會待的地方。
站在魔殿門口的守衛,遠遠地就看見一個幼小的女孩疾速跑來,基本上會到魔殿來的都是要找阿加雷斯大人,在經過道姑和船夫事件後,這次他選擇聰明地不攔阻,只是感嘆大人的口味愈來愈廣泛。
小女孩直接跳下樓梯,衝進阿加雷斯的辦公室。
她太想念了,太渴望了。
明明只過了幾天,但她卻有種好久不見的感覺。
從案桌上抬首的阿加雷斯眼睛瞇著看她。「這小鬼哪裡進來的?衛兵呢?」
還沒緩下來喘氣的小女孩助跑加彈跳撲進他的懷裡。
正打算罵人的阿加雷斯看了看眼前小女孩的顏色,倏地瞪大眼睛。「⋯妳誰?」即使如他也不禁動容變色。
小女孩抱緊阿加雷斯,連腳都纏在他的腰上,她自他懷裡抬頭開心地說:「阿加雷斯大人,我是道姑。」
「我知道,顏色沒變。這身體是怎樣?想讓我吃嫩肉?」
「之前的她已經死亡,只剩下我。」小女孩歪著頭,雖然她知道是怎麼發生的,但其實她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比較好。她從太陽穴抽出如蜘蛛絲般的絲線。「你可以看我的記憶。」
「免了。」阿加雷斯擺手。「反正也是堆怪打算,沒影響到修業就好。」準備轉過身去辦公的阿加雷斯無奈地看著黏在身上的小女孩。
小女孩好奇地將頭轉來轉去,望著桌上堆積如山的公文說:「阿加雷斯大人還在工作啊。」
「你們真的很喜歡打擾我工作,然後做不完再來嫌我偷懶。」話雖然這麼說,阿加雷斯仍可一心二用,手上一份份文件不停地批改。
小女孩一臉期待興奮說:「阿加雷斯大人也會吃我嗎?」
阿加雷斯看都不看她。「吃妳喔,我考慮一下。」
小女孩在他身上吸吸嗅嗅。「你,身上也有,讓我舒服的東西嗎?」她邊說邊動手翻找他的長袍。
阿加雷斯手一抖一翻,就將小女孩摔到一旁的床上。「沒大沒小。」
小女孩再跑回來,淚眼汪汪地伸手討抱。「我不翻了。」
「嗯哼。」阿加雷斯繼續辦公。
當他已默許,小女孩便自己爬到阿加雷斯的腿上再坐好抱好。
「妳今天來幹嘛?」
「跟你們說這件事。然後,」小女孩用臉在阿加雷斯的胸口磨蹭。「我想你了。」
阿加雷斯頓了半秒。「想我了?這發言成年版道姑才不可能說出口,妳哪學來的?」
「想就想啊!喜歡就喜歡!」小女孩覺得他的問題很奇怪,她朝著他揮手。「你可以繼續辦公沒關係,我不吵你。」
「妳已經吵我了,真的不管大隻還小隻都學不乖。嘖嘖。」
小女孩依然故我地蹭著阿加雷斯的身體,開心地晃著腳丫子。
「妳會做什麼?」阿加雷斯問。
小女孩滿頭問號。「你要做什麼呢?」
「有什麼事情妳可以做的,省的在這邊發呆。」
小女孩傾頭數著手指頭。「我會睡覺、吃東西⋯」
阿加雷斯沒氣好喊地說:「不然好好虐妳一下再睡。」
小女孩的雙眼瞬間繃亮。「就是你之前讓她很舒服那樣嗎?你也會讓我很舒服嗎?」她拉著阿加雷斯的袖子興奮地搖晃。「我⋯我也想要,阿加雷斯大人。」
阿加雷斯無言了。「我今天沒空吃妳。」
「啊⋯⋯」小女孩失落地嘟起嘴。
「不過玩玩倒是還行。」
小女孩再度咧嘴笑開。
此時阿加雷斯的長袍底下冒出一堆觸手,觸手開始纏上小女孩的四肢。
「啊!阿加雷斯大人!」小女孩的手緊緊抓著阿加雷斯的衣袍。
小女孩成大字形地被架離開來。
「啊⋯⋯」
阿加雷斯拍拍被坐皺的衣裳。「讓他們陪妳玩吧 。」
「大人不一起玩嗎?」
小女孩的嘴巴上雖喊著大人,話語中卻無恭敬之意,對她來說只是如同大人小孩般的相對稱謂。
「是不會把妳給吃了啦,但他們取悅女人的方式比較粗魯哦。」阿加雷斯邪笑道。
觸手蠕動地把小女孩搬去床上,開始用力絞緊她的軀幹。
因為不能動,小女孩乾脆放鬆,一張小臉紅噗噗地很期待興奮,嘴裡還不忘毛遂自薦:「阿加雷斯大人,我也很好吃喔。」
「這個嘛,等他們評價一下嘍。」說完阿加雷斯繼續埋首於工作。
小女孩的雙腳被大大地撐開,一隻觸手尖頭在她閉合的陰唇間探尋磨蹭,很快地從裂縫中流出透明的黏液。
一隻觸手探到小女孩嘴邊。小女孩自己主動張口含住,觸手立刻塞滿她的嘴裡,她兩邊的臉頰鼓脹著,無法吞嚥的口水不斷地從她的嘴角滿溢流下。
下體處的觸手尖端凸出一根針刺,撥開小女孩的陰唇,突然就插在她小小稚嫩的陰蒂上。
小女孩痛得嗚嗚亂叫,不停地扭動掙扎。
針刺狀的觸手抽出陰蒂,尖端開始揉弄著陰蒂,並將滴流出的血液瞬間吸食殆盡。
小女孩哀叫再轉為呻吟。
一根觸手撫弄著小女孩的花芯,挑弄出更多淫水出來。
另一根小小的觸手,精準地探入她的尿道。
嘴巴被塞滿的小女孩悶哼一聲,眼睛瞪得大大的。
撫弄著陰唇的觸手往她的屁眼探去,從頂端開始一點一點地擠入她緊緻的肛門。觸手周圍的一顆顆的凸疣不斷地摩擦著她粉嫩色的肛門口。
「嗯哼⋯」小女孩的臉漲紅,看起來既痛苦又享受。
撫弄陰蒂的觸手尖端探出更多的纖細觸手,一根一根包圍刺激著她最敏感的陰蒂。
禁不起刺激的小女孩很快地就手腳僵直,全身一抖一抖地抽動。
她高潮了。
「這樣叫高潮?」阿加雷斯抬頭看了她一眼。「看來要再激烈一點。」他舉手打了個響指。
尿道的觸手開始放電。
小女孩全身劇烈抖動,
觸手將小女孩的手往上拉,小女孩的頭髮亂七八糟,還沒從電擊後的暈眩回過神。
其他的觸手就將她往下一拉,矗立在她腿間巨大的觸手硬生生地貫穿入她的體內。
小女孩慘叫一聲,痛得哭出來。
陰道的觸手旁邊探出著兩三根觸手,捆著小女孩的腰身,拉著她的身子上上下下地抽插。
而上邊的觸手扣住小女孩的脖子,也在她嘴裡抽插著。
陰蒂的觸手變成一個小鑽頭,開始旋轉摩擦著小豆子,將本粉紅嬌嫩的下體磨得紅腫。
小女孩已經無法思考,被慾望驅使著只能哀嚎呻吟。上面口吐白沫被迫著給觸手口交,下面撐大的小穴則不斷地流出和著血的淫水。
尿道內的放電功率放大。
小女孩抽搐顫抖,一波波的高潮再度將她推到最高峰。
沒多久,她就像個壞掉的娃娃頹然垂頭。
短時間內高潮這麼多次,小女孩再也無力。
當觸手紛紛散去,小女孩癱在床上。她用盡最後一點能量讓自己瞬移到阿加雷斯的腿上,接觸到熟悉的味道和溫度,小女孩這才安心地失去意識。

2019年5月29日 星期三

《玩壞上神》陪睡

小女孩抱著小熊熊去找船夫。
「船夫大人,可以讓在你這裡睡覺嗎?」

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玩壞上神》物化——飛機杯

那是在無法被確切評估的時間點。
看著道姑的睡顏,阿加雷斯突然興起了個惡趣味。
她才說任憑他怎麼做都可以。
那就做成飛機杯吧。
他很輕易地就將她的頭從脖子上割下。
把她的頭拿在手上捏玩,他的手指伸入濕潤的小嘴裡,玩她滑溜的舌頭,這張嘴不錯。
他就以這嘴為中心,催動能力使旁邊的頭顱、眼睛、鼻子、耳朵⋯都壓縮扁,變成一個杯子的形狀。
他微笑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品。
就送給船夫吧!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20181114 Apricot 不見

20181114 Apricot 不見當天白天

洗到一半,掉了杯9、杯10、杯后、節制、惡魔、塔、星星(有順序)

20181123 怎麼會有問太多的問題呢?什麼樣的問題不適合問?

怎麼會有問太多的問題呢?
什麼樣的問題不適合問?

年糕:什麼樣的問題不適合問嗎?妳不懂的問題,就不要問。

20181207 為什麼會頭痛(生命講座)

問:有時候我會頭痛,像是那天去那個生命講座,一開始的時候頭有點痛,後來最後課程結束的時候很暢通。和你吵架的時候也會頭痛,不過怕那些頭痛原因不一樣,所以我是問講座那天為什麼一開始我會頭。
抽到:權杖1

20181216 嘿嘿的名牌怎麼掉了

問:嘿嘿的名牌怎麼掉了(如果不能回答也請告訴我)
抽到:魔術師

20190422 月經沒來是懷孕嗎?

抽完牌我才想到忘記先想問題了。
不過我腦袋一直想著「月經沒來是懷孕嗎?」這件事,我想它應該知道。

20190423 為什麼今天下午下班會這麼無力?

問:為什麼今天下午下班會這麼無力?
抽到:聖杯侍者 逆位

2019年4月7日 星期日

孤獨的一匹黃

小黃是我平常帶Apricot和嘿嘿去散步山路上的流浪狗。

男人女人

年糕常說,如果他是女人,應該會比我還淫蕩、更開放。
他問若我是男人會是什麼樣子。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Dream 20190319

我做了一個夢,不知道跟我昨天一直想的事有沒有關,雖然之前我就有那樣的念頭,我歡迎大家來夢裡和我做愛。只是昨天這個念頭我變成了不管任何人都可以進來,甚至冤親債主。因為我覺得夢很好玩,也許在其中可以化解一些事。

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

Dream 20190318

想起昨天的夢⋯有點有趣⋯
有一幕是我在電梯裡,本來我和另外一個人在裡面,那個人到了他要去的樓層離開出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裡面,我這才要按我要去的地方,可是面板上的數字變得不一樣了。後來才發現這一個電梯會連結一個像是日月潭有山水的地方的三間飯店,這三間飯店都分別位在有點遠的地方,若是走路或開車都需要一段時間。若想抄進路,搭電梯是一個方式,但也因此有時可能很多人都想搭以至於要等很久。這裡是觀光風景區,所以可能有遊客。
某一層走出去還是直接到飯店的餐廳,出去就有人招呼(可能因為房客都從電梯出去)我還在想這樣不就直接去吃免錢的,甚至住免費的?
我正在猶豫我是要搭電梯到原來的地方,只是要等很久,因為很多層都停,本來想我可以從其中一個飯店出去順便去走走看看,但若我用走路的方式回到原處要花好一段時間。

⋯其中與路不通有關⋯

⋯場景換到一個山坡上的建築,隔著一段路是其他建築,好像與爺奶舊時雜貨店有關⋯後來又有大哥,這次倒不是在家具行,而是因為一些事,我與他有點曖昧,其實我對他也不是那樣的感覺和關係,但是我有愧於他,所以也就沒有拒絕,甚至有一幕我還在他唇上輕啄。

《玩壞上神》尋根記2

船夫的陰莖在小女孩的手中掐玩漸漸挺立成長。
「變大了!」像是發現玩具般,小女孩驚喜叫道。
「不要亂來⋯⋯」船夫很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慾望。心想這傢伙還真的跟道姑一樣。
小女孩摸著船夫的陰莖看著他。「你可以讓我舒服嗎?」她的眼神既純真又充滿著期待。
「⋯⋯」船夫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心中哀號著:不要逼我⋯⋯
他低啞著嗓子說:「 嘴巴打開。」
小女孩聽話地張開嘴巴,還發出「啊」的聲音。
船夫解開褲頭,手扶著早已蓄勢待發的肉棒,對準小女孩的小嘴緩慢刺入。
龜頭才進去,就感覺已塞滿了她的嘴。
「啊嗚⋯」小女孩發出悶悶的叫喊聲。
她瞪大眼睛地看著船夫的動作,身體有種奇怪的感覺。
船夫再往內探入。「小道姑,妳是不是很想被這樣玩?」
小女孩的臉紅通通的,她手扶著肉根,試著移動軟舌,像吃棒棒糖一樣地舔。
「才只有三分之一喔。」船夫喘著氣,盡可能地緩下步調,怕嚇到對方。
他再往前進一點,就感覺頂到舌根了。
「嘔⋯」小女孩的小手想推開船夫,她本能地想吐出口中的異物,但眼前龐大的身軀卻絲毫無法撼動。
船夫好像沒辦法思考,滿腦子只想著幹翻這幼女。他手掐住小女孩的喉嚨不讓她跑,在她嘴裡一點一點地往內更深入。
「啊⋯⋯」小女孩很努力地想吃下他的巨棒,可是又會想吐。她漲紅著臉,腳一直踢。
「過一半了,小道姑。」船夫安撫著她,手更用力地掐緊她喉嚨。
小女孩無處可去,只能含著他的肉棒,嘴角流著口水。
她覺得有點熱,身體裡有股奇異的感覺在滋長。她其實不討厭這種感覺,甚至想要更多。
「⋯⋯來瞜。」船夫猛力瞬間一次頂到底。
小女孩睜大眼睛,動彈不得,她的喉嚨不停地收縮乾嘔。「嗚嘔⋯」
船夫感覺到小女孩喉嚨完全的包覆與她的窒息感。
小女孩痛苦地流著淚,不停地掙扎亂動。
船夫手掐著小女孩的脖子不讓她逃跑。「想掙扎?剛剛可是妳說要這些的喔⋯」
小女孩滿臉鼻涕眼淚的,很是可憐的樣子。
船夫拔出退到她喉嚨的地方,他看著小女孩淚眼汪汪的眼眶,再用力頂到喉嚨深處,開始緩慢抽插起來。
「嗚嗚⋯⋯」
小女孩的喉嚨變成他的通道,完全被他的巨根撐開。從外觀甚至可見她脖子喉嚨處明顯的隆起。
船夫愈來愈用力,他也愈來愈無法思考。
小女孩的喉嚨縮緊,彷彿快要窒息。她翻著白眼,口吐白沫。
船夫一聲低吼,他再也受不了慾望。他把小女孩的身體頭下腳上地倒置,一手抓著她的腳,另一手壓著她的頭,使用著她的嘴。
小女孩悶哼驚叫。
她的裙子掉下來蓋住臉,露出沒有任何遮掩的下體,完全閉合的陰唇竟然流出好多透明的液體。
船夫撫摸著她沒有毛的陰部,繼續用力抽插她的喉嚨。
小女孩被撞得七葷八素,腦袋一片混亂。怕掉下去只能抱緊他的腰,卻讓他更容易插入。
船夫發出如野獸般的怒吼,將滿滿的精華射入小女孩的喉嚨裡。
「嗚嗚⋯⋯咳⋯⋯」小女孩哭叫地推開他,難受地嗆咳。
船夫把小女孩放平,未待她平復,他手指撥開她閉合的陰唇,揉弄著她小巧的陰蒂。
「啊啊⋯⋯」小女孩發出嬌喘,她夾緊腿想坐起來。
船夫馬上推倒她。「小孩給我躺下!」他俯身舔弄她的陰蒂。
「不可以舔那裡⋯⋯啊啊⋯⋯」小女孩的反應很劇烈,臉上還有他的精液。「我⋯想尿尿⋯想尿尿⋯」
「不准!」
船夫的手指在她陰道口滑弄,那裡的孔洞甚至沒有船夫的手指大,明明沒有開口卻都是水。船夫嘗試將手指緩慢插入。
「你⋯都是這樣讓她舒服的嗎⋯⋯」小女孩扭動著腰喘氣。
「還有更舒服的喔⋯」船夫的手指插入。
小女孩發出嬌喘呻吟。「啊⋯⋯」
見沒流血,船夫的手指再往深處,他的舌頭一邊舔弄她的陰蒂。
「啊。」小女孩的身體弓起,難耐地扭動。「好舒服⋯船夫你好棒⋯」她還自己扭屁股,想索取更多。
船夫笑她說起床話倒是跟到姑一模一樣⋯⋯
他的中指頂到底,勾弄、刮搔著小女孩的肉穴。
小女孩眼神迷濛地看著船夫,覺得能讓自己舒服的船夫好厲害。
船夫把小女孩翻著過來背對著自己。「換妳,自己動。」他的中指深深地插在肉穴裡。
小女孩自己去頂船夫的手,憑著本能亂扭,在他的手上流滿淫水。
「這樣不行喔,太慢了,再快一點。」
小女孩一邊淫叫一邊扭,很快地就沒力,往前趴倒喘氣。
「這樣不行啦!」船夫左手抓著小女孩的脖子,右手中指開始猛烈地抽插,都噴出水了。「這樣才可以喔。」
「啊啊啊⋯」小女孩的肉壁緊緊地吸附著船夫的手指。她面色潮紅,一臉享受的樣子。
船夫猛烈地抽插,只有一根指頭就能感受到小女孩身體的狹窄。
「啊啊啊⋯⋯」小女孩大叫。
「小道姑,準備好了嗎?」船夫的手指拔開。
小女孩瞇著眼,不解地看著船夫。
船夫坐下,碩大的陰莖昂然鼎立。「自己坐進來。」
小女孩抱著船夫,坐在他的大腿上,濕濕的陰唇貼著他灼燙的陰莖。「要怎麼⋯」
船夫說:「自己坐下去阿。」
小女孩再站起來,貼著陰莖滑下來,船夫的陰莖沾滿她的淫水。
船夫說:「要進去啊。」
「要怎麼進去?」小女孩坐在他的大腿上,一臉困惑。她不知道是要哪裡進去哪裡。
船夫手指撫摸著小女孩光潔的陰唇,用食指中指張開兩瓣,陰莖頂在小穴入口。「自己下去。」
「嗚⋯」小女孩心生懼意,那樣粗大的東西怎麼可能進去,她抱著他猶豫。
「害怕嗎?不是想要舒服嗎?」
小女孩問:「進去就會舒服嗎?」
「會喔。」船夫突然有點罪惡感,感覺在騙小孩。
小女孩試著往下坐,一點一點地進去。可是馬上就遇到困難,她覺得很撐、很窄,卡住了。「不行了,進不去。」她語帶哭音,身體想縮回。
船夫扶住她的肩頭,用力往下壓,一刺到底。
「啊——」小女孩尖叫。「痛痛⋯」她的小臉都皺在一起,起身想離開。
「還沒到底呢,想到底嗎?小女孩。」
小女孩目光含淚,扁著嘴問:「那樣會舒服嗎?」
「會痛喔,但也很舒服喔。」
小女孩眼睛一閉,眼淚滴下。「那請你插進來吧,請讓我舒服,船夫大人。」
「好喔。」船夫扶著她的腰用力往下壓,直到陰莖完全沒入她的體內。
小女孩痛得不敢呼吸,她覺得好撐,身體好像快要裂開。
「慢慢來喔。」船夫輕聲說。
他先拔出一點,再推入進去,這樣緩慢移動幾分鐘後,他開始抽插。
幾乎和小女孩手臂一樣粗的肉棒插在她的兩腿之間。
突然船夫一次猛力地穿刺。
「嗚⋯⋯」小女孩嗚咽,緊緊抓著他的手臂。
船夫的龜頭刺穿了她未成熟的子宮。
「反正妳本來就是想被我弄壞不是嗎⋯」船夫獸性大發地猛烈抽插,和著她的血水和淫水橫行。
「啊⋯⋯」在疼痛中,小女孩竟然漸漸地有了快感。
小女孩原本窄小的陰唇包覆著他的陰莖,被他撐得很大。
船夫越來越用力,每一下都頂著小女孩的最深處。船夫的分身存在小女孩的體內,他們的肉體融為一體。
小女孩的下身夾得很緊,很痛,可是她卻很興奮。流著血和淫水的陰道已經會收縮。
船夫用力地扶握著她的肩膀,上下刺弄著幼小的身軀。
突然一緊,他無預警用力射進深處。
「啊啊⋯⋯吼!!!」
船夫發出低吼。高潮內射著三四次,感覺小女孩的肚子都脹起來了。
「嗚⋯」
小女孩無力地蜷縮起身體,縮在船夫的懷裡。
小女孩的靈魂很小很弱,身體恢復較慢,馬上睡著進入休眠狀態。
船夫望著小女孩。
他覺得跟道姑總有些奇遇⋯⋯
那到底他跟小女孩⋯⋯
他默默地抱著小女孩,也一起睡去。

2019年3月18日 星期一

《玩壞上神》尋根記1

一個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地獄入口,冥河的渡口。
她先是躲在一旁探頭偷看坐在船邊的船夫。但很快地就被發現。
船夫只是疑惑怎麼會有小孩子在這個地方。

Dream 20190317

雖然年糕糕會吃醋,但每次作夢都和不一樣的男生好開心。


2019年3月17日 星期日

Dream 20190315

一開始是我正在等約好的邱來,好像是準備要一起聽個講座吧。
我先在中後方的位置,這是帶有長桌的座位。
我注意到一個長得像XXX Holice的百目鬼靜的男生,一樣是高高瘦瘦,看起來很正經的男生,只是樣貌更斯文。

Dream 20190316

我夢到…在台中家,原本Apricot就在我房間,有次我外出回去時直接叫她自己走下來,我站在一樓的樓梯旁呼喚她,盲眼的她一步步地踏著樓梯下來,就在二樓要到一樓時,她直接從樓梯欄杆的縫隙間掉到一樓的地板。
我跑過去,因為頭先碰地,她的頭呈現不是很自然的角度,我輕捧起她想把她調整回來卻發現沒辦法,因為好像有個骨頭凸出,我也不是很確定要從哪個方向調整才正確,因為下墜衝擊力道太大,導致不容易移回原本的位置。
我抱著她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一開始她的眼睛還會動還有呼息,總不能以後都讓她以這個姿勢(半趴在地)活下半輩子。
而且我發現她還有其他地方,像是四肢有些地方也有開放性骨折,不過都沒有流血就是(其實這個地方我就該意識到這是夢)。
她的氣息愈來愈微弱,好像快要死掉…

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

《玩壞上神》異變

當離開地獄,道姑回到屬於他們那邊的空間。
她沒有笑容,面無表情。與面對船夫和阿加雷斯時大不相同。
她刻印避開人群,繞道一般人不會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