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Dream 20181011

我還是沒原諒我爸媽,
雖然我爸在她的精神壓迫下要得憂鬱症了。


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

春水5

我是被強烈的光線給刺眼醒的,矇矓睡眼中,我睜開眼睛。
當看見那道陽光時,瞬間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家中的床上。
但當看到那片透明的玻璃時,我一顆期待的心頓時沈落。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春水4

我甚至期待他的出現。
如果這個房間是我的世界,那麼他就是我眼中的那一抹顏色。

這幾天鐘炎每天都會來,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每天都嘗試不一樣的花樣。
起初他每次來時我還會觀察他是怎麼開啟那扇門的,但我卻從沒在門邊發現有什麼按鈕開關,彷彿只要他站在門前面,門就會自己打開。
幾次後,他發現了我的注意。
「沒有用的。因為感應器在我身上。」他揚揚他的右手腕,我卻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之處。「也就是說,若這艘飛船出事,妳出不去,也沒有人進得來,只有我能來救妳。妳最好祈禱我在外面平安無事,不然妳可就要一輩子待在這裡面了。」
現在不就是一直待在這裡面麽?或是他的意思是之後他會放了我。
我知道他是因為事業和哥哥的關係才綁了我。有次我鼓起勇氣問他什麼時候會放了我。他拍拍我的臉頰說:「等我玩膩了唄。」
有一次我趁著他開啟門的瞬間衝出去,卻發現外頭走廊的末端還有一道門,我依舊找不到任何可以開啟的機關。
鐘炎不疾不徐、好整以暇地走過來看著我在外手足無措的樣子,然後才把我揪回房間裡。

我好像愈來愈習慣與他做那件事。
可以說⋯技術愈來愈好⋯
我知道他喜歡什麼姿勢,
我知道怎麼做能讓他舒服,
該怎麼舔、什麼時候吸會讓他倒抽一口氣。
我甚至⋯覺得舒服⋯
一想到這點,我就羞愧得無地自容,我怎麼可以和他有那樣的感覺呢
愈是這樣我就愈懷念以前的生活,
我很想念哥哥、很想念我們的家,
想回到過去那無憂無慮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回到那個家。

他今天一進來,就脫下褲子,將我拉到床邊,沒有任何準備就直接從後背插入我。
這並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做,我只是他洩慾的工具。
一開始還有些刺痛澀疼,但我的身體就像是習慣了他的存在,漸漸地濕潤了。
他拉著我的頭髮,一邊頂著我,一邊要我延著床周圍走動。他將我的頭髮當作韁繩,他要我往哪我就只能往哪個方向去。
最後他將我的臉推到一面牆上貼著。他操控著一個像是遙控器的東西。「逼」了一聲之後,我聽到了男女纏綿時的嚶嚀之聲。
聽了一會,我驚得抬頭,看牆上呈映的畫面。
是我,正兩腳打開,面色潮紅正接受著他的施暴。
那個⋯是我!
他竟然拍下我和他做時的畫面!什麼時候!竟然!⋯
「妳該看看妳自己進步有多少。一開始只是哀叫只會哭。現在又會搖又會吸。昭渝該感謝我把他的妹妹調教得這麼優秀。」
「不要⋯不要⋯」我回頭想搶他手上的操控器。停下⋯讓這一切都停下!
他把手上的遙控器往最遠處的角落一丟。將我的頭扭向前方牆上的映畫。「妳看看妳自己淫蕩的樣子。是不是很爽?」
「不⋯是⋯⋯」
畫面中的自己還發出呻吟聲。
我⋯曾經那樣嗎?
我緊咬著下唇,生怕自己再發出什麼聲音。我巡視著四周,不知道哪裡是否還在拍攝。
「不叫啦,是不夠舒服嗎?」他故意更加用力地頂我,像是要把我搗爛般,毫不珍惜。
「嗚⋯⋯」我無法自制地嬌喘,他插弄的地方傳來陣陣的酥軟感。
我的兩腿間一片泥濘,腳幾乎要站不住地發抖。
「這麼快就到啦!」像是恥笑我般地說,他抽出沾滿我體液的陽具,用手用力推了我肩膀一下。
我身子一晃,往前一撲,跪倒在地上。
他捧高我的臀部,用他那堅硬的兇器往我臀瓣的縫隙裡塞。
我突然察覺他的意圖,掙扎地四肢並用往前逃脫。
他一手拉扯住我的頭髮,一手固定住我的下半身。
「啊⋯不要⋯⋯」我亂踢亂動。
他強硬快速地頂入我的肛門,完全沒入。
我氣息一窒。「啊⋯痛⋯⋯」我不敢動,生怕我一動,我的肛門便會撕裂開來。
好在他也沒動,他粗喘著,兩手放在我肩膀上。「妳放鬆點。」
「你⋯走開⋯好痛⋯⋯」我想往前逃,可是任何一點動作都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他緩緩地前後抽插。
「啊——」我尖叫。我的手往後胡亂地抓。「不要⋯啊⋯⋯」
如往常般,他沒有理會我的感受。
他開始愈來愈用力。
「不要了⋯求求你⋯」自從被他抓進來後,我從來沒有這麼害怕、感到脆弱。
我像是被拋到空中,然後不斷墜落,掉入一個沒有底深淵。
我怕,那種感覺,就像上廁所。我怕有什麼東西會跑出來。
他緊緊地抱住我,依舊在我身上馳騁。
我哭泣,只能攀附住環在我胸前的他的手臂。
他發出野獸般的低吼,一次一次地撞擊在我最脆弱的地方。
他環繞在我脖頸和胸乳前的手臂倏然束緊。
「呃⋯咳⋯」我好不容易拉下掐住我脖子的他的手,我拼命地呼吸,咳個不停,然後又哭了出來。
當他抽出他的陰莖時,我一陣顫慄,然後癱軟底坐到地上。
牆上的畫面,我正含著他的陰莖呢。
他走到房間角落,關掉畫面,房間突然一片寂靜。
我不敢看他,不想再看這個傷害我的人。他摧毀了我的人生,毀壞我的身體。
「起來。」他將我拉起,把我拖到浴室。打開蓮蓬頭就往我身上沖。
折磨我不夠,現在還用水沖我。
他伸手要摸向我的臀部。
「不要碰我!」我尖叫,拍落他的手。
他的眼神一狠,拉著我的髮將我扯到他面前。「妳這輩子都擺脫不了我。」
我也瞪著他。
是他先放開抓著我頭髮的手,然後繼續朝我沖水。
我像隻木偶,沒有感覺。
他將我從頭到腳地淋濕。然後開始洗他自己的身體。
我的眼睛被水扎得睜不開,搖搖欲墜,就快要站不住。
我感覺到他把我抱起,丟到床上。
我覺得好累好累,無法再管他要做什麼了。
我閉上眼睛,
多想就這麼一覺不起,
再也不想看見這沒有未來的明天。

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

春水3

我現在很怕見到鐘炎,他不是每天來,但每次來就對我施暴。他若沒來我就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這個房間,什麼事都不能做,我快要瘋掉了。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春水2

我驚醒,茫然地看著陌生的環境。
四面牆連床單都是一片白,除了一張大大的床,空無一物,
我聽到左方傳來聲響,轉過頭去,旁邊的牆竟然自己往旁邊移動,打開一個洞,走進一個男人。
是那個鐘炎!

2018年9月16日 星期日

春水1

「昭榮小姐,公子已經等您好一陣了。」門外的家丁喊著。
「來了。」我不經意地回道,換上最漂亮新買的裙子,檢查鏡子裡的自己好幾次,確認妝容沒有瑕疵才出門。

2018年9月4日 星期二

Dream 20180903

昨晚才說夢,然後就做了個奇怪的夢。
我不太理解這個夢想傳達的涵義。

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Dream 20180703

我遇到了一個認識仙姑的男生?我問她和仙姑是什麼關係。他笑而不答,卻告訴我我的前世是他的下面(一個老男人)?的親戚。

很多豢養的大動物突然都打起來了,像是犀牛小象之類大小的動物,其他人還靠近想阻止,叫喊或用東西阻隔都沒用(就像狗狗打架),我打開旁邊的水管對著那群混戰的動物猛沖水,突然一隻大猩猩跑向我,我一驚,但他卻抱住我,像是很久以前我們認識,我感動得眼眶泛淚。

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理想的S

《直至盡頭》這部作品真出乎我意料的好。很久沒看到一部好的SM小說了。
它讓我想起許多曾經的美好,故事中傳達了SM的核心價值,也展現出了我理想中的S。

很難得的,這部大陸人寫的作品是以Dom和sub來稱呼主奴。在我過去所接觸過的大陸圈子與大陸的作品向來只是以S和m、主和奴來區別。是前幾年我接觸台灣的圈子我才知道BDSM與那麼多的名詞稱呼。
看這部作品時的很像我第一次看《做我的奴隸》小說時的感覺,那是我所認為真正的S。(我還是習慣稱S啊)
但是那真的太美好、太理想了,讓我覺得那不存在這個世界上,只在虛構的故事中。
或許就像赤說的,我會有那樣輝煌的過去經驗,是因為我追求的只是一個名詞,那個幻想——主人。一開始由於不熟悉,所以敬畏害怕,一開始有著新鮮感,我將我的幻影投射在被稱作「主人」的這個人身上。我而當慢慢了解得更多真面目,我變開始不滿足地再找下一個目標。

我與赤現在的生活可以說沒有SM,我幾乎不敢再自稱自己喜歡SM。因為老實說,我與他並不算是SM關係,除了我手淫與幻想時依然是偏SM傾向,而且口味愈來愈重外。我們沒有調教,我也不如以前地渴望。但我們確實是因為SM而認識在一起,第一次見面時我確實感覺到調教與臣服。
現在的我爬到他頭上,沒大沒小,會與他爭辯吵架。也可以說,我並沒有臣服於他,但我也沒有因此而不滿足。我以為是我心境的轉變,我對SM不再那麼需求依賴,我不再需要藉由這樣的關係來得到安全。
但,我總覺得,好像不完全是這樣。我仍舊並不是很確定我要的是什麼。

在看《直至盡頭》時,本來想將它拿來當配菜,卻一直覺得好甜啊❤️!
這就是我喜歡的SM啊!也是我理想中的主人。

老實說,故事太理想美好。
這個主人好有錢,有個別墅,還有個專屬調教室牢房。
重點是!!!這個主人的制服也太多,根本服裝秀!!!(口水)
故事中他們只有休假時見面(光是可以週休二日,休假重疊就太理想了吧⋯⋯),所以調教時間和生活可以獨立區別開。

當還未實踐前,我希望能和主人永遠在一起。但該怎麼和主人永遠在一起呢?以前大陸的朋友總會說不可能,人無法當永遠的奴,除非跟主人結婚,除非像一樣。可是我又覺得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曾因自己想要的不存在這個世界上而絕望。
當實踐過後,我理解主人也是人,主人有缺點、主人會哭,主人也需要撒嬌,主人也有脆弱。
所以現在的主奴關係&男女朋友關係?是演化的結果,當現實與生活結合這是必然的趨勢。或者說這兩個關係無法並存?
我認為生活本來就是人生的一部分,若刻意地區別也很不自然。S與m那樣全然交付對方的信任必然會有深刻的感情,沒有感情的我也不要,但要如何長久地維持SM關係?

當初我便知道我喜歡SM,但我要的不全然是SM。只是因為SM中有我想要的東西,SM關係最接近我理想中的的關係,所以我在此駐足。
SM中有我以前非常需要的安全感,如果主人能力夠,我會本能地趨向強大的人。SM關係裡那種沒有間隔彷彿心貼著心的親密感就是我所想要的。
而現在我與赤雖然沒什麼調教、也沒有什麼征服臣服。但基本上我還算滿足,性事上我能感到舒服,肉體我也非常滿意(舔)。我不再那麼依賴主人給予的安全感,而是靠自己,當然赤也沒有讓我感覺不安全。雖然我們常常吵架,但每一次的衝突與交談,都能讓我們一點點地契合(磨合)。我想這是我會趨於現狀的主要原因。
但這並不表示我不需要SM了或是我對SM沒感覺。如果現在出現一個厲害的S,就像小說一樣的,我也會有感覺,我也可能會臣服於他。現在的我比較不那麼容易臣服了,能征服我的人也不多。

赤曾抱怨地說是否是他太依賴我,對我撒嬌太多。所以我才會不把他當S看待。
我曾說就好像當初我從S身上找尋安全感,現在的他在我身上汲取安全感,他才是m。
其實誰是S、誰是m不是重點,如果安於那樣的關係,彼此能夠相處的好就好。
一來是我的本性是m,我會被S吸引。二來是,我覺得那樣的缺乏安全感與不安,是一種像缺憾一樣的弱,會讓人在情感上無法成長,就像以前的我,那是一種螺旋輪迴。
我並不覺得一個不示弱的S就是個好S,我不喜歡刻意的剛強,我也不想要主人隱瞞自己負面的一面。但我理想中的S是很強大的,那是一種由內心而發的強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是好,故事中這個S的詮釋很好,各種微小的地方都恰到好處。
若說這樣的S會讓我臣服。還有一種無關SM的男人會吸引我、讓我想追隨。我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像《天醫傳奇》曾說過的偉男子,有點像老闆爸那樣,頂天立地的浩然正氣,天然的霸氣。這種精氣最好吃了。

咳⋯嗯⋯
故事我還沒看完,但到目前為止都很滿意。
我仍還在確認我所要的。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我們不吵架,好嗎?

因為演習的關係,由於赤的職業,這個禮拜不能用手機、也不能打電話,雖然每天有不到五分鐘的偷渡傳訊息給我。但我覺得這個禮拜好難熬,好像已經很久沒見到他的感覺。
才這樣幾天就受不了了,還也不是音訊全無。
虧我之前與他吵架時,我還想著自己可以承受分手,回到一個人的生活。
而當明天晚上他就可以放假了,我卻在想著下一次我們又吵架怎麼辦,我快要受不了吵架了,下禮拜他就放假了,我們有幾天可以朝夕相處的時間,比起想著可以一起做什麼事,我更擔心著當相處時間更多、摩擦也會愈多。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他,一身白。
長袖善舞。
似女非女。
顏色不似我以往喜愛英俊貌美,但極有個性。
在他手一揚、步一踏,周遭的穢氣瞬間潔淨,就連面露兇可怖的鬼也面色和善了起來。

我躺在他身旁的地上,他們將我圍繞。
其實需要被超渡的是我吧!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Dream 20180518

前天我夢到黑夜囉,本來昨天很懶得寫,不過今天聽到這首歌,很有感覺,還是寫下來。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爭執

只要相處的時間和聊天內容多點,雙方不同的做事方法和想法意見就會衝突,往往有種火藥味。
這時就會想還好我們相處的時間沒有很多,或是現在都這樣了若以後結婚了或是有小孩等等衝突不就更大更多。
還好現在演變成巨大爭吵的狀況較少,往往很快就和好如初。
這也是我的課題。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Dream 20180426

昨晚好奇怪,腦袋也沒特別活躍,但就是有點煩躁的睡不著。
好不容易睡著了,現在又因爲發炎而醒過來。
醒來前的這個夢,清晰得像是真的。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Dream 2018226

因緣際會地,我來到一個靠海的小鎮,那裡有點冷,甚至有時海上會結冰,。
我到的時候是黃昏,海面都染上晚霞的顏色。

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空屋筆記

很久沒吵架了。
應該說很久沒大吵。
之前幾次小爭吵大部分都蠻快就和好。
其實這次也沒吵得很激烈,
但我很生氣、很難過。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有誰來買我的屁股


走在冰冷下雨的夜晚 賣著屁股溫飽我的胃
一邊下地獄 一邊餓肚子 走投無路冰凍我的心
一張鈔票燃燒我的眼 颳風下雨擋不住我去
針刺我的穴 拳插我的口 兩腳開開還能多久還能賣多久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追光者



主人點歌,想聽我唱歌,他說我應該會喜歡這首歌。
以前我沒聽過這首歌,我說我需要練習一下,直到今天才有了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