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Dream 20180703

我遇到了一個認識仙姑的男生?我問她和仙姑是什麼關係。他笑而不答,卻告訴我我的前世是他的下面(一個老男人)?的親戚。

很多豢養的大動物突然都打起來了,像是犀牛小象之類大小的動物,其他人還靠近想阻止,叫喊或用東西阻隔都沒用(就像狗狗打架),我打開旁邊的水管對著那群混戰的動物猛沖水,突然一隻大猩猩跑向我,我一驚,但他卻抱住我,像是很久以前我們認識,我感動得眼眶泛淚。

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理想的S

《直至盡頭》這部作品真出乎我意料的好。很久沒看到一部好的SM小說了。
它讓我想起許多曾經的美好,故事中傳達了SM的核心價值,也展現出了我理想中的S。

很難得的,這部大陸人寫的作品是以Dom和sub來稱呼主奴。在我過去所接觸過的大陸圈子與大陸的作品向來只是以S和m、主和奴來區別。是前幾年我接觸台灣的圈子我才知道BDSM與那麼多的名詞稱呼。
看這部作品時的很像我第一次看《做我的奴隸》小說時的感覺,那是我所認為真正的S。(我還是習慣稱S啊)
但是那真的太美好、太理想了,讓我覺得那不存在這個世界上,只在虛構的故事中。
或許就像赤說的,我會有那樣輝煌的過去經驗,是因為我追求的只是一個名詞,那個幻想——主人。一開始由於不熟悉,所以敬畏害怕,一開始有著新鮮感,我將我的幻影投射在被稱作「主人」的這個人身上。我而當慢慢了解得更多真面目,我變開始不滿足地再找下一個目標。

我與赤現在的生活可以說沒有SM,我幾乎不敢再自稱自己喜歡SM。因為老實說,我與他並不算是SM關係,除了我手淫與幻想時依然是偏SM傾向,而且口味愈來愈重外。我們沒有調教,我也不如以前地渴望。但我們確實是因為SM而認識在一起,第一次見面時我確實感覺到調教與臣服。
現在的我爬到他頭上,沒大沒小,會與他爭辯吵架。也可以說,我並沒有臣服於他,但我也沒有因此而不滿足。我以為是我心境的轉變,我對SM不再那麼需求依賴,我不再需要藉由這樣的關係來得到安全。
但,我總覺得,好像不完全是這樣。我仍舊並不是很確定我要的是什麼。

在看《直至盡頭》時,本來想將它拿來當配菜,卻一直覺得好甜啊❤️!
這就是我喜歡的SM啊!也是我理想中的主人。

老實說,故事太理想美好。
這個主人好有錢,有個別墅,還有個專屬調教室牢房。
重點是!!!這個主人的制服也太多,根本服裝秀!!!(口水)
故事中他們只有休假時見面(光是可以週休二日,休假重疊就太理想了吧⋯⋯),所以調教時間和生活可以獨立區別開。

當還未實踐前,我希望能和主人永遠在一起。但該怎麼和主人永遠在一起呢?以前大陸的朋友總會說不可能,人無法當永遠的奴,除非跟主人結婚,除非像一樣。可是我又覺得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曾因自己想要的不存在這個世界上而絕望。
當實踐過後,我理解主人也是人,主人有缺點、主人會哭,主人也需要撒嬌,主人也有脆弱。
所以現在的主奴關係&男女朋友關係?是演化的結果,當現實與生活結合這是必然的趨勢。或者說這兩個關係無法並存?
我認為生活本來就是人生的一部分,若刻意地區別也很不自然。S與m那樣全然交付對方的信任必然會有深刻的感情,沒有感情的我也不要,但要如何長久地維持SM關係?

當初我便知道我喜歡SM,但我要的不全然是SM。只是因為SM中有我想要的東西,SM關係最接近我理想中的的關係,所以我在此駐足。
SM中有我以前非常需要的安全感,如果主人能力夠,我會本能地趨向強大的人。SM關係裡那種沒有間隔彷彿心貼著心的親密感就是我所想要的。
而現在我與赤雖然沒什麼調教、也沒有什麼征服臣服。但基本上我還算滿足,性事上我能感到舒服,肉體我也非常滿意(舔)。我不再那麼依賴主人給予的安全感,而是靠自己,當然赤也沒有讓我感覺不安全。雖然我們常常吵架,但每一次的衝突與交談,都能讓我們一點點地契合(磨合)。我想這是我會趨於現狀的主要原因。
但這並不表示我不需要SM了或是我對SM沒感覺。如果現在出現一個厲害的S,就像小說一樣的,我也會有感覺,我也可能會臣服於他。現在的我比較不那麼容易臣服了,能征服我的人也不多。

赤曾抱怨地說是否是他太依賴我,對我撒嬌太多。所以我才會不把他當S看待。
我曾說就好像當初我從S身上找尋安全感,現在的他在我身上汲取安全感,他才是m。
其實誰是S、誰是m不是重點,如果安於那樣的關係,彼此能夠相處的好就好。
一來是我的本性是m,我會被S吸引。二來是,我覺得那樣的缺乏安全感與不安,是一種像缺憾一樣的弱,會讓人在情感上無法成長,就像以前的我,那是一種螺旋輪迴。
我並不覺得一個不示弱的S就是個好S,我不喜歡刻意的剛強,我也不想要主人隱瞞自己負面的一面。但我理想中的S是很強大的,那是一種由內心而發的強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是好,故事中這個S的詮釋很好,各種微小的地方都恰到好處。
若說這樣的S會讓我臣服。還有一種無關SM的男人會吸引我、讓我想追隨。我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像《天醫傳奇》曾說過的偉男子,有點像老闆爸那樣,頂天立地的浩然正氣,天然的霸氣。這種精氣最好吃了。

咳⋯嗯⋯
故事我還沒看完,但到目前為止都很滿意。
我仍還在確認我所要的。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我們不吵架,好嗎?

因為演習的關係,由於赤的職業,這個禮拜不能用手機、也不能打電話,雖然每天有不到五分鐘的偷渡傳訊息給我。但我覺得這個禮拜好難熬,好像已經很久沒見到他的感覺。
才這樣幾天就受不了了,還也不是音訊全無。
虧我之前與他吵架時,我還想著自己可以承受分手,回到一個人的生活。
而當明天晚上他就可以放假了,我卻在想著下一次我們又吵架怎麼辦,我快要受不了吵架了,下禮拜他就放假了,我們有幾天可以朝夕相處的時間,比起想著可以一起做什麼事,我更擔心著當相處時間更多、摩擦也會愈多。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他,一身白。
長袖善舞。
似女非女。
顏色不似我以往喜愛英俊貌美,但極有個性。
在他手一揚、步一踏,周遭的穢氣瞬間潔淨,就連面露兇可怖的鬼也面色和善了起來。

我躺在他身旁的地上,他們將我圍繞。
其實需要被超渡的是我吧!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Dream 20180518

前天我夢到黑夜囉,本來昨天很懶得寫,不過今天聽到這首歌,很有感覺,還是寫下來。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爭執

只要相處的時間和聊天內容多點,雙方不同的做事方法和想法意見就會衝突,往往有種火藥味。
這時就會想還好我們相處的時間沒有很多,或是現在都這樣了若以後結婚了或是有小孩等等衝突不就更大更多。
還好現在演變成巨大爭吵的狀況較少,往往很快就和好如初。
這也是我的課題。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Dream 20180426

昨晚好奇怪,腦袋也沒特別活躍,但就是有點煩躁的睡不著。
好不容易睡著了,現在又因爲發炎而醒過來。
醒來前的這個夢,清晰得像是真的。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Dream 2018226

因緣際會地,我來到一個靠海的小鎮,那裡有點冷,甚至有時海上會結冰,。
我到的時候是黃昏,海面都染上晚霞的顏色。

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空屋筆記

很久沒吵架了。
應該說很久沒大吵。
之前幾次小爭吵大部分都蠻快就和好。
其實這次也沒吵得很激烈,
但我很生氣、很難過。


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

有誰來買我的屁股


走在冰冷下雨的夜晚 賣著屁股溫飽我的胃
一邊下地獄 一邊餓肚子 走投無路冰凍我的心
一張鈔票燃燒我的眼 颳風下雨擋不住我去
針刺我的穴 拳插我的口 兩腳開開還能多久還能賣多久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追光者


主人點歌,想聽我唱歌,他說我應該會喜歡這首歌。
以前我沒聽過這首歌,我說我需要練習一下,直到今天才有了感覺。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Dream 20171110

剛開始睡覺的時候,我極不安穩。我很緊張,掛念著Apricot ,我一直聽到她在舔自己的聲音,那表示她又尿失禁了,不知道尿在哪裡,我想起來看,可是我好想睡,好不容易快睡著了,就這樣一直一直⋯

好不容易,我睡著了。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營隊

突然想起,是國小六年級吧。
媽媽幫我報名了佛堂的營隊,三天兩夜。
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家在外住宿。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和Apricot的第二次親密接觸


溝通連線需要最近的看鏡頭照片,對到眼。
Apricot剩下一個眼睛,不過那個也是白內障全盲。
一開始不確定這樣可不可以連。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給自己的一封信

親愛的寶貝
我為你蓋一個家
那裡沒有爸爸 沒有媽媽
只有你 愛的人

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其實我想說的是

昨天與主人家人見面。
先抵達的我在豆漿店坐著思索要吃什麼、該先去結帳嗎。
不一會兒,我抬頭就見主人家人在我眼前。
我自然地露出燦爛的笑容。
但主人馬上說我沒禮貌。
那時候我有點傻愣住,很難表現出與他見面快樂的樣子。
我光是要維持正常的表情和說話就費了我大部分的心力。
我忘了、我忘了,除了露出笑容,還必須要開口問好。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泡泡

今天跟主人家人約會,
我拿出自備的環保水壺。
主人眼尖發現問:『怎麼有泡泡?』
我一看,對欸,怎麼水面上浮著泡泡。
心想應該是我洗水壺泡泡沒沖洗乾淨。
再裝開水進去就變泡泡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