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跳舞

大家都知道我與爸爸很要好。
直到國中我們不避諱地在他人面前親親,爸爸拉起我的手我就會配合地與他翩翩起舞。
我還暱稱爸爸叫「鼻鼻」。
有人說我長大以後就不會這麼做了。
我抱著爸爸,爸爸跟他們說我長大以後我們還是會這麼要好。


但在國三後,這一切就變了。
一開始我還會區別對待爸爸與對待媽媽不同的方式。
到後來我也懶了。
我恐懼、抗拒他們。
我不再與他們說話、不在他們面前顯露表情。
我封閉自己。
我把爸爸視為與媽媽同一國的人。
爸爸很受傷。

之後有次忘了是在某種場合,爸爸向人說我們無話不談。
當時我不語,心裡卻嗤之以鼻。

現在雖然不討厭爸爸了。
卻也沒辦法像以前那樣與爸爸親暱。
有種回不去了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