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小狐狸》綠奴求妻

魔鬼離開還帶走了個寶貝,成為傳說。

那時的謎世界熱鬧的很。
XX每天都在放送:「單身綠色環保主,收女m一枚,跟我走,吃喝全有,有幹的不讓你喝稀的,有稀的不讓你喝漿糊的…有意思的請小床,前三名送南非真鑽…本人單身綠色環保主,能拿的出手,能收的回來…收奴一枚…男的出門左拐,女的留下,有意者請小床,前三名送南非真鑽…那麼大的鵪鶉蛋!先到先挑啊…」
男主白秋華說:「發鵪鶉蛋的又開始了。」
一會,XX:「兩分鐘過,關門,放狗。」
黑夜也招奴:「收北京地區現實女奴,有沒有報名的,先報先收,後報不一定啊,機會難得,各位女m抓緊時間報名,前三名有福利,就是妳了,還在等什麼,抓緊時間別猶豫,別等待,等待就是浪費青春。」
「沒人…」等了一陣都沒人回應,黑夜假裝拭淚。
苗苗說:「你都有了還收好貪心哦!」
飛翔也瞪他。「黑心,有奴的也起哄。」
黑夜說:「我遇到小姑娘,我心裡的天使就會跑出來。我多數時間是天使,誰遇到我的魔鬼,是誰運氣好。」
今天北京的天氣不錯,陽光明媚。黑夜站在窗邊,靜靜抽煙…「不是容不得別人的看法,我很尊重每個人的看法。只不過有時候…我們都認為自己想的是對的,都把自己的感受放大太多倍了。」

每天下午還有主題研討會。
小狐狸認真發問:「第一次見面S希望m具備什麼條件嗎?」
苗苗說:「其實對於一個新m來說…準備的就是一份信任。」
專家也提問:「難道不應該在調教前具備一些條件嗎?」
黑夜說:「小狐狸,帶著一顆真誠的心,比什麼都強。」
女奴貝貝點頭說:「黑心說得對,呵呵。」
小狐狸點頭說:「是。」
女主墜兒說:「自我認識,記住主就是主,奴就是奴。」
苗苗說:「S一份信任,m一份付出,SM一份真誠。」忽而又嘆氣:「我還是操心我自己吧…」
專家男主說:「我覺得在現實調教前還是保證在相互瞭解和信任的基礎上。」
男主楓少靠近說:「小狐狸帶著一個求學的心,學習知識。是不是,小狐狸?」
「我聽主人的。」小狐狸抬頭說。
黑夜摸摸小狐狸的頭。「小狐狸乖。」
楓少瞇眼:「小狐狸有主了,可惜了。」
女主妖精飛來飛去說:「哦,那個傳說中的寶貝呢。」
魔術師說:「那個消失不見了。」
黑夜說:「那個寶貝,被魔鬼帶走了。」
妖精啐道:「我去,魔鬼離開還帶個m走。」
黑夜帶著讚許的眼光看著小狐狸說:「上周還說讓妳參與討論,妳沒忘。」
黑夜說過的話,小狐狸都記在心上。
「小狐狸,有機會妳也主持一期。」
小狐狸目瞪口呆。
黑夜說:「只要熱愛SM,只要有心就准能辦好。」
小狐狸仰頭,天真地看著黑夜。
黑夜輕輕地拍拍小狐狸的頭。「再說了,還有我和小玉給妳協助。」黑夜嘻嘻一笑說:「最重要的是,我在。」
小狐狸露出幸福的笑容。
「小狐狸,欠我的錢還上了?」
小狐狸瞇眼說:「還沒,要等發薪水補一點。」
「一個月補一點?」
「嗯,沒辦法一次全部補齊,我會記得加上每個月該增加的。」
她在想,一個人活著到底要花多少錢,活著,真的有那麼難嗎?
她已經習慣了無欲無求的生活,發現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不必買,多了也帶不走,夠用就好。
黑夜問:「幾個月還清?」
這可是很艱深的數學問題。
「得幾個月?」黑夜叫:「小狐狸。」
小狐狸沒答應,她還正在算呢。
「……」
小狐狸抬頭:「主。」
黑夜問:「錢夠花嗎?」
小狐狸盤算下,點頭說:「夠,住家裡花費比較不那麼大。」
黑夜說:「買點新衣服啊什麼的。」
小狐狸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著他。「要存錢…」
「從給我的錢裡面拿出來一些來,買點衣服什麼的,就當作我給妳買的。妳在島上,我在大陸,有時候也想給妳買點什麼。」
小狐狸露出幸福的笑容。小狐狸其實知道黑夜要她存錢,倒不是他要花多少錢,而是要有一筆他可以控制的錢。
「妳再換個蘋果,錢夠吧,從給我的錢裡面拿。」
「可是…給主人的…」過慣了粗茶淡飯、清心寡慾的生活,突然要她花這麼多錢反而不習慣。
「妳存錢幹嘛用嗎?」
小狐狸歪著頭說:「存錢給主人。」
「該花花。」黑夜說。「妳不是都買保險了麼,不像大陸,都存錢,我就是覺得妳年輕,應該花點錢。」
小狐狸點頭說:「嗯,記住了。」
「那就都給我,把妳那保險,今後都給我。」黑夜搖頭。「真是的,今後都給我。」
那不就半毛錢都沒有了嗎,小狐狸說:「那也要把我交給主人嗎?」把自己交給主人養。
「人也要,錢也要。」
小狐狸臉紅紅地笑著。
「我先走了,最近老忙團體裡的事兒,也沒顧得上多跟妳聊聊。」
小狐狸笑著說:「主人,沒關係,我很好。」沒關係,真的沒關係。「您辛苦了。」

因為腳傷一整天都窩在謎界的苗苗,受到男主無爭的追求。
最後受不了的苗苗叫道:「魔幻都替我回答了!」
無爭很快就放棄說:「算了,苗苗沒興趣的話我繼續等下一個了。」
原本默默的坐在一旁綠奴忽然開口說話:「我認識個男主,是個房地產老闆,非常有錢,也是圈子裡認識的,認識好幾年了,好像40了。他讓我幫他留意個奴性好的漂亮點的女m。苗苗,妳要是覺得可以,我把他聯絡方式給妳,你們自己溝通。」
苗苗很快地回說:「我不漂亮!對不起哦!」
「我這是祝人為樂,做好事不留名。」綠奴嘻嘻笑說。
魔術師轉頭問他:「你自己找得怎麼樣了呀。」
綠奴嘆氣說:「哎,倒是碰上幾個想找綠奴的可都沒看上我。」
「女m麼…」
「對。」
魔術師的神情很困惑。「為什麼看不上你?要什麼條件啊?你這個複雜了…搞不懂,她們的要求你達不到?」
「有說我長得差的,還有說我經濟實力差的,反正說什麼的都有,要不是我臉皮厚,都沒法活了,哈。」綠奴苦哈哈地笑著。
魔術師開玩笑說:「那臉皮厚這個優點,居然一個在乎的都木有?」
「還有個女奴更直接告訴我肯定不會找個我這樣廢物的男奴結婚,直接都鬱悶了。」
魔術師說:「長相天生的,不嚇人就OK了。至於經濟實力,這個可真是沒辦法說了,什麼標準都可以。」
苗苗說:「條件是感覺!我找主這些都可以沒有!唯一感覺!」
無爭跺腳插話道:「哎,感覺害死人啊。」
魔術師不以為然。「沒感覺就更麻煩了。」
綠奴說:「對唄,經歷的男人越多的女人對結婚物件的經濟實力要求越高。」
苗苗說:「經濟基礎有就可以!自己能養活自己就好!
魔術師說:「經濟基礎,這個東西沒個定義標準啊。」
「對,有個女奴問我娶了她能養活她嗎。我說怎麼樣才算養活需要多少錢。她說她每個月需要花個萬八千的我直接無語了。」
「對啊,這個是要問的,需要多少錢一月算養得活呢。」
綠奴叫道:「我一個月才5千去哪養啊。」
魔術師認真地計算:「每個月需要花個萬八千的,然後你自己花同樣的,不考慮存款,基本就是說一月你得掙2萬。」
苗苗摀嘴笑說:「我這月沒花錢!不買衣服不買包包鞋子!」
魔術師笑說:「妳這個月就被困家裡養傷了,呵呵。腳還癢麼。」
「還有點!晚上好多了!」
「那妳就是快徹底好了,再堅持幾天就成了。」
「星期一我就可以走走試試了!」苗苗撐著拐杖說。
綠奴說:「越是圈子裡的女孩越不好找,而且稍微長得差不多的要求都極高。」
魔術師說:「這樣啊…關鍵因為你是要結婚,對吧?」
無爭聳肩哼氣:「漂亮不漂亮很重要嗎?我不覺得。人如果只看外表就太膚淺了。」
苗苗指著自己的大眼童顏說:「我長得難看!」
綠奴苦笑說:「如果不在圈子裡找,可以很輕鬆找個差不多的。可在圈子裡就難了。」
苗苗問:「木有要求了?」
「對。」
魔術師問:「那你找個然後發展成功?不過機會貌似不大。」
摩詰建議:「慢慢培養。」
「嗯!引導唄!」苗苗點頭。
魔術師說:「慢慢培養難得很啊…關鍵綠奴這個比較特殊點。你聊的都是自己不工作的?指望你養?」
苗苗指著綠奴說:「那個綠帽襖!你那個40的老闆吧,以後不要再說多有錢多有錢!可能我偏執了點!看見這個我就範個映!」
魔術師微笑著在一旁翻譯:「苗苗的意思是,偶家不差錢,哈哈。」
苗苗眼睛瞪得老大。「老差錢了,誰錢錢多咬手?我跟魔幻說過吧?我要錢不要命?」
「我不知道妳要錢不要命。錢多不咬手,如果真很有錢呢就是得趕緊花掉。比如去修個學校什麼的,也挺好的。千萬別給紅會。」
綠奴說:「我還追求過我們公司的一個挺騷的女孩子,以前和我們公司的一個小領導經常上床,而且公司的人都知道,追求了半天人家也沒同意,脾氣還特別大。」
魔術師說:「你說你公司那女孩子,人家大概有目的的。」
綠奴說:「我公司那個脾氣超級大,要是娶了她估計比娶女S還女S。」
「綠奴,你公司那個估計是有目的的。有利益才上的吧。」
「也不是什麼目的就是個小領導,隨便給她買點東西就上了,我也的確夠廢物,追求了半天人家還沒幹。」
魔術師分析道:「那還是有利益,只不過要求比較不那麼高。可能人家還得看順眼吧。雖然你們都傳言說她如何,但是可能她自己覺得自己還是挺矜持的,那是絕對不可以隨便的,哈哈。」
綠奴也笑說:「嗯,過幾天還得請她吃飯還得繼續追,呵呵。」
「我暈,你真累啊。不是說都不成的麼,還追。」
無爭搖頭嘆:「哎,找個有感覺,投脾氣的奴,難啊。」
一旁聽著的女奴酥酥發話:「目的不僅是那點東西。」
摩詰一副看好戲地說:「綠奴結婚那天應該很好玩。」
綠奴說:「不算目的,給她買那點東西根本不算什麼,估計就是對眼了。」
魔術師說:「人家也是看感覺的,不隨便。」
「我給她花的比那個領導還多呢,她都沒有同意和我處,我連人家手都沒有拉過呢,更別提上了。」綠奴泣道。
「是人是人…但是人家就是不隨便嘛。那個小領導,你沒研究下,你跟他有啥區別?」
「肯定是對眼了」酥酥認真說。
苗苗很激動地說:「領導!是領導!」
綠奴說:「那個小領導長的挺帥,而且畢竟是領導有些地位。」
魔術師也笑道:「那就是有男色,哈哈。」
苗苗說:「重點在這!」
XX搖頭說:你買個車,跟領導買個戒指,有時候拍馬都不能及。」
綠奴說:「因為我一直想和她處,而且以前我們都是在一個項目上,我非常注意觀察他們。」
「那其實你接觸她的機會挺多的。」
「其實真沒有給她買過什麼貴重東西。」
「不在這個…在感覺。」
酥酥笑說:「就是在感覺。」
魔術師說:「沒感覺就真是乾瞪眼了。」
綠奴說:「嗯,就是有感覺,我咋追人家都不同意,哎無語了我。」
XX也無語了:「……有的時候不僅僅是感覺。」
苗苗旁白道:「X教授開始上課!」
「第一,你說她挺騷的,那麼她被人上也是有選擇的。」
綠奴點頭:「嗯,我知道的就兩人,一個是我公司的,那個還有個外面的。」
「如果你是領導,即便你不好看,你的戒指會比他的車好用。」
「哎,我不會處關係,其實以前機會挺好沒提上去,鬱悶,估計在想提就很難了。」
「所以,想那麼多都沒用。」
苗苗在一旁聽搖頭說:「年紀輕輕的說著話不好!鬥志都沒了!」
綠奴說:「不是鬥志的事而是公司的那些大領導肯定不會提我了,沒和他們處好關係,給我放的位置不錯,自己沒把握好。」
XX說:「努力往上爬是你最主要的。」
魔術師建議:「換個公司。」
綠奴撫額:「暈,企業可不是那麼隨便能換的。」
苗苗說:「跟對人是一生的財富啊!」
綠奴垂頭喪氣:「現在想爬也晚了,最近是上不去了。」
無爭嘆說:「哎,有m不在年高,無m空活百歲,碰到合適的才好。」
XX:「連活著都不怕,還怕換麼。」
魔術師疑惑道:「…換公司很難麼?」
「嗯,我總不能放棄企業工作吧。」
魔術師說:「你又不是ZF公務員,企業不就是公司麼,公司老闆你看著不爽,那就炒啊,30歲以下隨便跳。」
「不捨得啊。」
「這裡是企業,換一家不還是?管他國有私有還是外資呢。」
「不捨得換,國有企業畢竟不好進。」
「…好吧。」
「我自己這兩下子,國企都沒有和領導處好,私企我更沒信心。」
「沒有吧…你得罪誰啊。」
「得罪公司的一個大領導。」綠奴又說:「其實也不算得罪。」
苗苗說:「私企有能力也可!」
魔術師拍拍綠奴的肩問:「兄弟,你難道就沒想過,你可以靠本事吃飯,不用靠跟領導拉關係啊。」
「反正他現在看我就不順眼。」
「把能力練好點,然後炒了他。」
「關係和本身同樣重要,光說本事那是空話大話。」
「綠奴對。」酥酥同意綠奴的話。
綠奴露出靦腆的微笑:「謝謝酥酥,第一次支持我的話。」
苗苗不以為然:「其實不然!我覺得國企有本事少說話一樣可以!」
魔術師說:「我大學畢業就進國家部委的公司,老闆是司長調過來做的。我不幹一年照樣跑路麼,這種事情看你自己怎麼想,或者是自己適合走哪條路。」
酥酥讚嘆道:「魔幻好有本事。」
魔術師說:「我沒本事,就是能全靠自己混口飯吃而已。不過我的確認識一些很有能力的。」
苗苗說:「其實有一樣技術只有你可以幹就可以!你走單位都不會讓你走!跟對人一生的財富!」
綠奴說:「其實人和人是不一樣的經歷和環境都不一樣,在什麼的環境什麼樣的位置。」
魔術師:「這個話是對的…人只能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人和人是不一樣的經歷和環境都不一樣,在什麼的環境什麼樣的位置就要做什麼樣的事。」
「跟對人?拿什麼跟?哎。」
「跟對人當然很重要,哈哈…這個有時候靠運氣的。有時候的,就是發現跟的不對了得換,或者乾脆不跟了,讓別人跟自己。」
綠奴說:「企業是黑暗的,尤其是國企。」
苗苗說:「沒你想的那樣!我成天打交道的!很多領導要交心!要有過硬的本領!」
魔術師說:「國企那套玩意我都知道,其實好的壞的什麼人都有…關鍵還是看你自己了…」
「你說的本身什麼叫本身?必須給你放在特定的工作崗位才能讓你有長這種本身的機會,如果你位置都不在,那難得去看書長本事嗎。」
「唉,如果你覺得在這裡是浪費時間,那就走出去啊。機會這個玩意,不是等來的。反正我膽子大,當年說不幹就不幹了,因為在那公司就是混日子,什麼都學不到,我浪費了一年,不可能再陪他們玩下去。」
苗苗吐舌:「你別老教唆別人!」
綠奴說:「主要是我公司還真就把我放在一個比較重要的位置,我也覺得通過這個位置真的學了不少東西,可這是雙刃的。」
「如果你在公司有發展的機會,那當然可以繼續努力了。」
苗苗說:「其實現在很多私企的老闆很看重能力的!也許你會爬的更快!呵呵,就看你的眼睛了!」
Laolang分析:「大公司規範,成長的快,發展的慢。小公司不規範,很多東西學不到,但很容易得到實惠。」
「能力是必須的,無論在什麼企業都一樣。會做人,其實也是必須的,無論哪個性質的公司。」
「私企老闆我認識一大堆,能進我辦公室的沒有一個不是老闆。」
「只要公司大了,都玩政治。」
「沒錯,看你想要什麼了」
綠奴嘆:「哎不說我了。」
苗苗叫道:「為什麼要大呢?就看你跟什麼人!」
魔術師說:「大公司裡,你有機會接觸到大項目和高層次的人,經歷會不一樣,學到東西以及見識會不同。」
「跟人?你知道拿什麼跟嗎?」綠奴問。
「這不是跟大哥!一個公司的發展要看老闆個人的能力!」苗苗轉頭說:「魔幻!我所說的跟人你懂嗎?」
魔術師急道:「苗苗,妳說的我明白啊。他不懂!曲解我的意思!」
綠奴說:「一是錢二是女人三是你在人家面前像條狗一樣。那我問你你所謂的能力是什麼。」
魔術師搖頭道:「綠奴,不是企業都你說的這樣的…如果是那種領導,你跟他也沒什麼前途的。」
綠奴說:「前途?什麼是前途只要給你那個位置就叫前途。」
「估計他們那企業的氣氛就這樣…」魔術師以過來人的身分,語重心長地對綠奴說:「綠奴,前途永遠不是別人給你的,是你自己掙來拼來的。」
苗苗說:「綠奴!我介紹你看本書?30歲前跟對人30歲後最對事!」
綠奴說:「書我就不看,從7歲上學一直看到大學畢業,我現在差的就是與領導的溝通能力,這也是能力而且不是那麼好學的。」
魔術師搖頭:「我覺得不是簡單的溝通上的問題。」
「我剛大學畢業的時候也是充滿幻想充滿抱負充滿激情,可現在不是了。」綠奴冷笑搖頭道。「這些東西討論起來沒什麼意義也不是一兩句能說清楚。」
魔術師道:「你才28呢…就把自己的未來都託付給領導們了?」
苗苗說:「我認識很多只做技術!不當官的!」
「當然不是託付而是欠缺,如果是託付就不會和領導關係弄成這樣。是我這方面很欠缺。」
魔術師說:「也是,激情沒有了,也就不想折騰了。」
那天晚上謎世界討論得沸沸揚揚。

苗苗冒出來說:「皇上,還記得當年大明湖畔的奧巴馬嗎?」
XX道:「那只馬都餓死多少年了。」
綠奴問:「苗苗怎麼天天在沒有上班嗎?」
苗苗低頭無辜地說:「我可愛的小腳受傷鳥!」
綠奴了然地問:「哦哦,現在恢復的怎麼樣了。」
京主無爭說:「那還亂跑。」
苗苗笑說:「星期一拿掉石膏了!」
「這麼嚴重?」
「嗯!割得不輕!其實我今天就想把石膏拆了!」苗苗可憐兮兮的樣子。
女奴火山安慰她:「快點好起來。」
「怎麼這樣嚴重呢。」綠奴說。「上次也是一個女S穿高跟鞋居然把腳弄骨折了,現在的女孩子走路咋都這麼不穩呢。」
「意外!我的是割的!是花盆碎了踩上面了!」
綠奴露出幸福的笑臉說:「過幾天一個女m要來找我。」
苗苗摀嘴笑說:「好事喔!」
綠奴也點頭:「嗯,大好事。」
苗苗鼓掌。「值得慶祝!」
「成了才慶祝呢。」綠奴汗顏道。
魔術師也為他感到高興:「找到了呀,真不錯。外地的?」
綠奴說:「北京的不遠,走高速一個小時就到了。」
苗苗說:「讓人羡慕嫉妒恨喔!」
魔術師說:「不過要結婚還是麻煩。」
「是唄。」
「合適的話,你到北京工作得了,呵呵。」
苗苗推了魔術師一下。「魔幻你能不能不打擊人家?」
「暈,還沒有處呢,人家來了得看我符合要求才行,離結婚早著呢。」
魔術師說:「不是打擊,是客觀事實嘛。他是結婚為目的的呀。」
綠奴說:「嗯,那個女m也是結婚為目的,這麼多年也處了幾個可最後都沒有結婚。」
「這樣…目的和愛好都一樣的話,就有了共同點了,可以好好談談。」
苗苗感嘆:「唉!羡慕嫉妒恨喔!」
綠奴說:「嗯,其實從北京做火車過來也行,也一個小時挺方便,她說不坐火車嫌麻煩,對她說應該是和她主人一起來。」
魔術師訝道:「她主人一起?」
綠奴點頭:「嗯,她又不會開車。」
苗苗皺眉:「主人?要不要這麼糾結啊?」
綠奴樂道:「我得好好表現,先找個唐山有特色的飯店,呵呵。都想了好幾個飯店了最後都覺得不好。」
苗苗皺眉:「我怎麼覺得那麼彆扭呢。好像很糾結!」
「這個感覺比較……」魔術師也無話可說了。
綠奴還是很興奮:「其實也沒什麼唐山的SM聚會也都是這樣,也有男主帶女m參加的沒什麼。本身他們倆也是當玩了。」
苗苗搔頭:「是我太保守了?我暫時還不能理解!」
「他們倆個是挺合適的,就是覺得你這邊怪怪的…貌似還是先單獨見見好吧?」
綠奴說:「嗯,已經電話溝通了沒問題。那個男S說她也不小了,是該結婚了,也挺希望她找個合適的。」
苗苗說:「我越來越迷茫了!」
綠奴說:「暈,妳要是在我以前的團體裡,那妳會更迷茫。我以前的團體裡都是我見過的同好,我處過的兩個對象還有她們的情人都在團體裡,那妳更糾結了。」
魔術師問:「多大啊。做啥的?你要結婚的,所以其他方面也得都看好才成。」
綠奴說:「她現在沒什麼工作。」
魔術師說:「結婚很麻煩,反正你自己看好各個方面吧。不然那張紙想後悔就折騰死了。」
苗苗冒黑線。「天啊!」
綠奴很認真。「嗯,第一次我得好好表現,要不人家看不上我就完了。」
京主水手也問:「那你圖什麼啊,她是m,不是S,沒法調你。」
XX說:「你別表現的上趕著。」
綠奴說:「可我已經表現的很上趕著了。」
苗苗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臉。「有木有開導開導我的!」
XX說:「……所有女人都不想要懦弱的男人的,雖然你是個m,雖然你是個綠帽。但是那只是愛好,而不是因為你懦弱懂麼。」
綠奴說:「那是空話,我對她挺有誠意的,給她買了雙高跟鞋還有一套很性感的內衣就花了1500,現在女孩子穿的東西真是太貴了。」
苗苗叫:「有木有開導開導我的啊!」
XX問:「開導妳什麼?」
綠奴說:「她覺得我挺有誠意的所以來見見我,還說來的時候會穿我給買的鞋和內衣。」
XX說:「誠意有,沒問題。」
苗苗說:「買的好東西喔!」
「是,也不算好只是女孩子的東西都比較貴,不過這個不太好養,她穿的東西都挺貴,要是真處上了,以後肯定是我給買了。」
男奴水手也問:「為啥不找個女S,而去找個m當老婆?我想你是m吧。」
苗苗拉拉XX的手說:「X你開導開導我唄!」
XX瞄了她一眼。「開導妳什麼?灌腸還是內衣。」
苗苗茫然道:「我讓綠帽說迷茫了!」
「迷茫?怎麼迷茫?」
苗苗的表情很掙扎。
「妳迷茫個屁啊,都是個人愛好,不需要根據個人理解而批判,我原來還說SM變態呢,畢竟這個是比SM還小的圈子。」
酥酥笑嘻嘻地說:「自己也成變態了。」
綠奴說:「嗯也是。當然別這麼大驚小怪行嗎。我建的那個綠帽奴婚戀團體裡全是想結婚的綠奴或者是想嫁綠奴的,現在已經確定身份肯定是想找綠奴結婚的就有六個女孩,不過真正想找綠奴結婚的女孩還是少數這麼長時間只有六個是真正想找的。」
苗苗哭道:「我就要在這徹底醬油了!」
XX攤手:「為啥。跟我學,我都從醬油變成幹黃醬了。」
「木希望了!」
「……我直接飛升得了。」
晚些黑夜滿面春風地走進來說:「我回來了。」大家都好像很忙碌,各做各的,沒人說話。「冷了?」
小狐狸跳出來說:「我想你。」
黑夜說:「還沒說完,除了小狐狸。」
貝貝說:「想死你了。」
晴天也說:「我想你黑夜…別死啊。」
「晴天,妳巴不得我死,我知道。」
晴天舉手說:「黑夜,我真沒希望你死。」
黑夜左右張望尋找。「小狐狸呢。」
小狐狸馬上喊:「在。」
黑夜說:「小狐狸,到時間去幫妳爸爸做飯。」
小狐狸說:「我等等要出門外面吃。」
黑夜揚眉:「小狐狸都有飯局了,誰請客?」
「和男友。」
「妳不是和男友分了麼?」
「若即若離。」
「還人生指若初見呢。」
「呵。」
黑夜微笑。「我還是挺希望能和一個男友好下去,更何況妳也不差,兩個人彼此還能理解和包容。」
黑夜說的沒錯,兩個人能長久一起相處不容易,若一直都一個人,是否表示沒有和人相處的能力?
魔術師暈頭轉向。「黑夜,你找男朋友?」
耳尖的飛翔男主也激動叫道:「黑夜開始搞基了?」
黑夜無言地瞪著他們一眼:「魔幻,我在跟小狐狸說話。」
小狐狸撫著不會跳動的胸口輕歎:「心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黑夜溫柔地凝視著小狐狸說:「心安即是歸處。」
「……」一瞬間小狐狸想到了上官,她低頭難過地說:「先自己一個人好。」
黑夜輕輕地拍拍小狐狸的頭:「小狐狸,會好起來的。」
「嗯。」
黑夜的肚子咕嚕咕嚕作響,他也嘆:「餓了。小狐狸,一會兒吃什麼?」
小狐狸歪著頭想了想說:「小吃吧,沒特別想吃什麼。」
「馬路邊啊。」
「逛街啊。」
黑夜叮嚀:「早點回家。」
小狐狸搖搖尾巴大聲說:「好。」
晴天問:「黑夜你也吃飯去?」
「我不去吃飯,還沒接媳婦。」
「黑夜每天都接老婆呢…」晴天說著就要走:「我去三國殺了。」
黑夜將她拉回來說:「妳別去,給我好好值班。」
謎界天魔狼性一進來便朝黑夜嚷道:「黑夜,你欠我解釋。」
「狼性啊,那次我真走了,結果又回來了,悄悄滴。」
「那為什麼,其他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是兄弟不。」狼性拍了黑夜一下。
「說真話,我以為你知道,真以為你知道,抱歉。」
「那也不回君臨。」
「…我…我知道,你一直很看好我,我有我的情況,玩不過來了,就這裡,整天的忙死我。」
「我日!等著,遲早你要回來。」
「行,下個月,你要是還能看見我,我一準回去。君臨,就你和悟道…」
「別提悟道,我和他掰了。」
「聽說了,不聽大哥的話,那還行了。哪像我手下,就比如晴天,老欺負我。夥同酥酥,貝貝啊,苗苗啊,現在已經慢慢轉型為團夥作案。」
晴天聽見跺腳嬌嚷道:「我沒欺負你,天地可鑒,日月可表,是你對不起我。」
苗苗歪著頭說:「怎麼又有我?」
狼性攤手:「我不是專權的人,說不清,也不想說,公道自在人心。」
「狼性,我明白你,就好像主奴關係好多人的看法不一,你也不必耿耿於懷。我只能說,認清自己,尊重他人。」
混在女人堆中工作黑夜過得很得瑟。

雖然無法像之前幾乎整天在謎世界裡串門子,但黑夜經常會時不時地出來露面。「…都吃了嗎,飽暖思虐夢。」
一直坐在角落的小狐狸出聲:「正在吃。」
「小狐狸在啊。」
「今天週四,休息。」
「小狐狸乖,都回來了?」
「嗯,買了,衣服。」
黑夜大笑:「哈哈哈,買吧。」
小狐狸笑咪咪的,決定明天穿上主人買的新衣服。
晴天突然出現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心揚眉:「晴天也在啊。」換了個肅穆的神情下令:「廣告。」
「我剛回來……」晴天咕噥,但仍聽話地馬上宣傳:「虐夢打造謎世界首席地區群形象,人員有限、品質入群,三天內須改馬甲、自我介紹、驗證,五天內參與SM話題交流,否則令其退群。新進入的朋友請找在職管理驗證,拒不配合驗證的踢無赦。」
「希望咱們團也有一個燦爛美好的明天,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我仍然希望一些美好的東西,還能傳承下去。」
虐夢魔姬玉奴說:「我們虐夢要打造成為最好的地方團體,我們不要數量,只要品質,是吧,黑夜。」
月棠摀嘴笑道:「原來黑心喜歡文藝女m,呵。」
黑夜說:「我喜歡的不僅僅是文藝,有才有德的人,都會得到我的欣賞。」
月棠說:「我也是,喜歡有德行的人。」
「還記得昨晚我跟妳說的“知榮恥”?」
「是。」
黑夜對她說:「這一點就難得。」
「可是這個標準是什麼。」
晴天小聲說:「……黑心……請你也有才德一些哦……」
黑夜很無奈:「晴天兒……」
酥酥笑咪咪地說:「已婚的人玩SM婚外情也叫知榮恥咩?」
黑夜認真地對她說:「酥酥,這裡不考慮現實問題,直說在SM之內。」
月棠微笑說:「他已經很有才了呵,才子。」
黑夜也微笑:「呵。」
「……月棠……你覺得黑心有才???」晴天的情很震驚。
黑夜拍拍胸脯。「我黑心無才便是德。」
晴天咋舌:「我……」
「嗯,你問他會得到肯定答案。」
「我最多覺得他人好……有才……那是我們群萬人迷才好吧……」
月棠微微笑:「呵,不同的才。」
「誰啊?」
「我們說萬人迷呢…」
「你們繼續,我潛水。」
魔術師紅著臉說:「誰誇我呢,剛才打好幾個噴嚏。」
「這是好事。」
「小狐狸就喜歡黑夜潛水,對吧,哈哈。」
小狐狸急紅了耳朵辯道:「沒有,我喜歡看見主人。」
苗苗說:「小狐狸好溫柔哦…我跟小狐狸一比我都不能比了…」
黑夜說:「我頂多幾人迷。」
晴天笑嘻嘻地說:「月棠……黑心人還不錯啦……妳跟著他他會對妳好的。」
苗苗馬上吐槽:「呵,那是他的幻覺吧。」
黑夜說:「晴天,妳這話說的,我怎麼聽著有點。」
晴天笑:「苗苗,咱們還是去做萬人迷的褲下之臣吧。」
月棠微笑說:「呵,妳許我跟他了?晴天。」
「……月棠……我和他毛毛關係都沒有……只是覺得他人還不錯……應該會對自己的東西好吧。」
黑夜繼續沉默:「……」
月棠說:「他應該去說相聲。」
黑夜瞇眼搖頭說:「晴天有點不正常。」
晴天黑著臉:「我哪不正常了……」
「我當然能看出來。平時晴天給人的印象都是大家閨秀,很陽光,今天卻像個市井女人。」
晴天冤枉道:「苗苗酥酥,我做啥了……求證……」
月棠笑:「晴天,妳的麻煩來了。」
「我今天咋的了啊……」
綠奴好奇地問:「萬人迷是誰啊?這麼牛。」
苗苗說:「魔幻。」
酥酥說:「叉叉。」
綠奴說:「我去請教請教經驗。」
苗苗叫道:「昨天晚上已經告訴你你和他的差距了!綠奴!」
又有男主問:「哪位是萬人迷啊,認識一下。」
苗苗說:「萬人迷吃飯去了!」
綠奴說:「嗯嗯,我就是請教經驗。」
苗苗很吃驚:「綠奴他昨天晚上和你說那麼多一句沒聽進去?」
「有差距所以才得學習啊。」
「昨天晚上和我聊的好像是魔幻。」綠奴還在搞不清楚狀況。「沒有叫萬人迷的,魔幻就是你們說的萬人迷?」
苗苗眨眨眼。「好像就一個萬人迷吧?」
酥酥迷媚地笑:「魔幻是萬人迷?我覺得叉叉也很迷人哦。」
晴天還在迷茫。「黑心……我今天咋了……」
「妳今天有點不正常,感冒還沒好吧。」黑夜摸摸她的額頭。
「我哪不正常了~~~你說啊~
黑夜搖頭:「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我覺得是你不正常吧~~~
「不是……我啥也沒做~你就覺得我不正常,這難道不是你的問題?」
「都說女人很敏感,今天晴天還真是…變得不敏感了。」
苗苗說:「她混亂了!」
「……你看,苗苗和酥酥和我都認為是妳混亂了,所以肯定是妳的問題……」
「得,那我混亂了。」
「對吧,還說別人。」
黑夜問旁人:「小狐狸,月棠,我混亂了嗎。」
小狐狸笑瞇瞇地說:「沒有。」
「小狐狸,妳覺得誰混亂了?」
小狐狸眼花地說:「我聽得很混亂。」
黑夜也無言。「……」
酥酥笑說:「小狐狸有點為難。」
晴天拍手。「看吧,就是你的問題。」
苗苗說:「狐狸那就對了!就是他混亂!」
黑夜忙拭汗:「…我最近發現,我怎麼整天被女的欺負。」
晴天笑說:「小狐狸又不好意思說你……」
小狐狸也摀嘴吃吃地笑。
黑夜汗顏。
「明明就是你欺負我……我啥事沒做,就被你說不正常……我還沒說話呢,你就賊喊捉賊,惡人先告狀……」
黑夜沉默了一會說:「…我是好人。」
「剛我說黑心是好人…這句話我現在收回了。」
「……」
魔術師在門口探頭探腦地望了一會才進門。「我回來了,終於不說我了,要不然不敢回來啊。」
晴天轉向綠奴說:「對了,綠奴,我有件事要和你說。」
綠奴面對晴天一本正經地頷首:「請說。」
「我看你昨晚聊天說,你給還沒見面的人買了衣服鞋什麼的花了1500?」
「嗯,也是覺得比較適合才給她買的,她也是的確想找綠奴結婚。」
苗苗嚷嚷:「誰給我買啊…」
「我覺得你這樣挺不對的……我覺得真正好的女生,是不會要陌生人的東西的……如果她真要了……也不是1500就能滿足的人。」
綠奴笑:「呵呵,其實妳說的意思我理解,的確不是1500能滿足的,不過也沒有辦法因為圈子裡想找綠奴結婚的女孩其實不多。」
「我和我主人在一起不到兩年……他就在我生日給我買了條500多的項鍊。我在他生日買了個zippo……我覺得,如果感情對了,真的什麼都可以不要……」
綠奴說:「開始我也抱著這種想法,可事實證明,只要是想找綠奴結婚的女孩對經濟都有要求。」
苗苗說:「就是感情不對了也不應該要啊…」
晴天說:「就是再少,你用錢來換,也換不到真心。」
綠奴也承認:「是錢的確很難買到真心的女孩子沒錯。」
魔術師說:「關鍵是要結婚的,所以如果很在乎錢,你真的麻煩得很了。
晴天說:「你就是買,也要找到那個真正值得的人去買……犯不著搭在只盯著錢的人身上。我除了生日禮物從來不收我男友買的東西……」
黑夜也說:「嗯,別你給人家買了,人家還不說你好。」
綠奴說:「你們是男主當然可以這麼說,女m和男主之間可以只有感情。」
黑夜說:「真有這樣的人的。笑一個,更好的在後邊。」
綠奴搖頭嘆說:「我處了兩個對象都是女m其實都沒少花錢,可結果並不好。」
酥酥叫道:「結果不好你還這樣?不吸取教訓啊?」
苗苗說:「其實綠帽你心態上還是有點不對。」
綠奴說:「女m的心裡都是想找個能從身心愛自己征服自己的男主,都不想找男m。」
魔術師說:「嗯嗯…關鍵是你花了錢,最後也沒用的呀,這個不是白花麼,你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黑夜說:「魔幻,給他好好講講,做做思想工作。」
苗苗說:「綠奴,萬人迷給你上課呢…聽好。」
晴天說:「萬人迷~你來說服他。」
魔術師說:「我覺得還是得找個有共同思想的才成,不然花多少錢也是打水漂…得值得的人才成啊。」
綠奴說:「花錢起碼可以有和她在一起的機會,雖然只是個機會,如果不花錢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酥酥說:「不想找男m你就花錢買啊?夠蠢的。」
魔術師說:「酥酥,別這麼說…」
黑夜道:「都安靜些,你們不懂男m的內心世界。特別是一個綠奴。」
魔術師說:「如果你花了錢才有機會見,那就別花了…一開始就是錯的,人家是沖錢來的,不是沖著人來的,還是得有實際的效果才可以。」
綠奴說:「以前那個石家莊的女m就是北京的一個大哥給我介紹的,當時她是真想找綠奴結婚。她想結婚是因為她懷孕一個月了是她主人的孩子,所以想找綠奴結婚,一個北京的知名男主給我介紹的,然後我就去石家莊找的她,本身發展的挺好。」
「那後來呢。」魔術師問。
綠奴說:「可我回唐山以後她不小心流產了然後就不願意嫁我了,我去石家莊那幾天陪她去醫院檢查了兩次,胎兒很好,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回唐山就流產了。」
黑夜擇言:「這個…綠奴,我覺得是這樣…綠奴之所以為綠奴,我覺得首先得對這個女人有感情,綠的時候才更刺激。」
魔術師說:「黑心這個說的對,沒感情也就沒有綠的意義了。」
嚴主說:「這樣的所謂的感情長久嗎?你要妄想會感動她,一開始不是奔著你的人品去的。」
黑夜說:「你這樣太盲目不說,我估計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不是摔了一下,孩子沒了她也特別傷心,最傷心的是我。本身說的好好的說肯定嫁我的。」綠奴大哭。
黑夜說:「阿彌陀佛。」
酥酥說:「綠奴,我佩服你真的,哎呀你來南昌得了我嫁你。」
黑夜說:「有沒有河北地區的女m,趕快與綠奴聯繫。」
女奴貝貝問:「綠奴,你是怪咖,我如此地理解不了你,為什麼要逼自己結婚呢,順其自然不好?」
女奴樂樂嘆說:「每個人都有傷心的故事,哎。」
綠奴說:「我都29不小了得結婚,其實我開始根本都沒有做綠奴的想法,就是高中處了個物件,她根本不愛我,然後分了以後就開始做綠奴,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能做這麼多年。」
貝貝說:「你為了結婚而結婚這個很沒意思。」
綠奴說:「我還真不是為了結婚而結婚,如果是現實裡我還真不是找不到對象的人。」
貝貝說:「這個很好辦,你找個水性楊花的女人結婚,你擔心她不會出軌?」
苗苗說:「水性楊花的人不跟他…」
綠奴說:「嗯,我前段時間就追求一個我們公司一個很水性楊花的女人,脾氣特別大,然後還和我們公司的一個小領導特曖昧,經常出去開房,我們公司的人都知道,可我追求了半天人家都沒有同意。」
貝貝說:「綠呀,我是真不瞭解你丫怎麼想的。你在這裡這麼吆喝,不會有女人跟你一起的。」
綠奴說:「行,貝貝謝謝。」
黑夜說:「這個問題很難很難,綠得夠深。」
苗苗說:「就這個問題…昨天已經說過了…還有去見他的那個女m是帶主人一起去…我就覺得不好…早晨我都和他說了…」
晴天說:「還是那句話,各人自有各人的緣法吧……你換個想法,或許就好了。」
酥酥問:「綠你願意養別人的孩子愛別人的孩子?」
綠奴點頭:「嗯,願意。」
酥酥拍手:「你太偉大了。」
黑夜說:「你還小,很多事兒不懂,酥酥。」
綠奴說:「我玩了9SM,一開始玩就是做奴,然後就是找女m,等大學畢業以後就開始找女m結婚。找了5年多了。」
苗苗勸道:「你自己多注意點喔。」
晴天說:「算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如果可以,我建議綠奴你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城市,去找個心理醫生。說一說。」
黑夜感嘆道:「怎一個癡字了得。」
「嗯,認識我的男主不少,有好幾個資名男主認識我,尤其北京的還有瀋陽的,開始都是說想把自己的女奴嫁我。」
酥酥問:「然後呢?」
「我就是高中的時候處個物件,然後一直認為她很純潔,認為她非常好,我最多只拉過她的手,可一次意外讓我看見她在校外和學校外的小混混親熱,而且那種親熱程度完全可以證明他們已經上過床了,然後我開始都要崩潰了。」
黑夜說:「綠奴,我覺得人做事情都是為了快樂,你現在這樣,我覺得得到的只有痛苦,至少目前如此,不妨回到原點。」
綠奴說:「其實我也明白她心裡沒有我,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玩SM,就想找個女m結婚,就想做綠奴現在都做了9年奴了。」
晴天說:「心理醫生真的不行麼……你試過麼?」
魔術師說:「這個還是性格決定的。看心理醫生估計沒用。」
晴天說:「不是,我覺得他心裡有道坎,沒走過去,走過去說不定就好了。」
黑夜說:「心理醫生也沒戲,估計給他扔監獄裡到好點。」
魔術師說:「給他扔監獄裡就被大家輪了…這個又不是一個性質的。」
貝貝說:「這個世界真複雜。」
黑夜忽然轉向小狐狸:「小狐狸。」
小狐狸挺直背脊。「在。」
「小狐狸,看了那個綠奴,妳有什麼想法?」
「有點難過…」
「沒了?」
「但是一開始是為了快樂才這麼做的吧?很辛苦。」
小咪說:「其實綠奴,找個夫奴結婚的女m不多,水性楊花或者花心需要的是隱蔽。不是明目張膽的,而且女m有自己喜歡的主人,不是你指定的。」
綠奴說:「也不知道為什麼,物件越看不起我,越對我不好,越覺得我廢物,我相反越愛她越崇拜她,對有自己心愛的男人肯定不會愛我。」
魔術師說:「其實應該是想法比較有差異,女m是女人,結婚的話,要看的東西很多。綠奴,你有你的想法,對方有她在意的。這個如果不能對上點,肯定就不成了。」
黑夜問:「綠奴,你那東西還能用嗎?」
綠奴無奈地笑笑:「還真問對了,呵呵,基本不能用嚴重早洩,自慰一兩分鐘就射。以前非常正常,然後自從和上個物件處完,她經常踩我下面,然後就踩成早洩了,男人下面還真脆弱。」
小咪睜大眼:「踩的?」
黑夜說:「不如閹了。」
魔術師看了黑夜一眼:「黑心,你說什麼呢…」
酥酥說:「你先看醫生去把雞雞治好再找妻吧。」
綠奴說:「其實她剛踩幾次的時候我就發現時間有點短,不過她說如果想娶她就得讓她主人完全放心,要想當個合格的綠奴,即使以後娶的不是她,也應該是不能用的最好。」
酥酥叫道:「天哪…那m太狠了,那S簡直不是人。」
魔術師說:「綠奴,我覺得你這個是心理性的,不一定就是生理有問題了,綠奴必須得找到一個有共同價值觀的人才成…」
黑夜說:「魔幻,病已深入骨髓,不是我等說說就能解決的,這麼長時間了,估計也早就是追求精神。」
綠奴說:「嗯,別人也都這麼說也說是心裡的早洩,他們說心裡的比生理的還不好治療。」
黑夜說:「墜入魔道…割掉。」
摩詰說:「不能割,割了就沒意思了。」
苗苗說:「綠奴現在的心態有問題…他對待所有的事都和對待SM的心態一樣…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他現在想改變…只能從生活裡改變…而不只是SM。」
綠奴說:「反正我也不懂。不是女m狠,也不知道為什麼別看女m看起來都特溫柔,我也從來沒有要求過女m虐待我什麼的,我處的幾個物件也都是女m,我咋發現,只要和我處對象的女m即使再溫柔都欺負我呢。」
火山笑道:「你就長個挨欺負的臉,我要找你這麼個老公,一天揍你八遍都不解恨。」
黑夜也大笑:「哈哈哈哈。」
綠奴的表情很無奈:「長個挨欺負的臉?」
魔術師說:「女m即使再溫柔都欺負你…其實也對啊,女人對男人的欺負,最大的估計就是給他戴綠帽子了。所以從心理上說,你無論找什麼樣的女m,只要她接受你是綠帽的,她畢竟就是精神和肉體上都蔑視你欺負你的。」
黑夜說:「綠奴,你的問題太多且太深。我就問你,你願意且很高興這樣?」
苗苗說:「綠奴你現在在逃避你的生理問題…而你做所有的事都是在逃避…你不敢面對…所以金錢對於你來說是最安全…可你恰恰又沒有…所以讓你造成了現在的狀況…」
綠奴說:「你看吧我處的那幾個物件,開始都說不喜歡做S不喜歡虐待男人,我也沒有主動要求過,但處上以後都經常給她們跪啊或者被抽幾巴掌什麼的。」
魔術說:「因為你是綠奴啊…綠奴在自己LP面前,很顯然是沒有任何地位的。」
苗苗說:「他現在都快在所有女人面前沒有地位了。」
黑夜說:「只有在這個環境裡,才享受。」
摩詰問:「綠奴喜歡這些有什麼要改的。」
魔術師說:「40歲以上的中國男人,有50%ED問題。估計這個年紀以上的,生理原因的就比較多了。不過綠奴還不到30,又是這樣的經歷,所以估計是心理導致。」
苗苗說:「魔幻你跟他聊了這麼就你就木有發現他一味地抱怨…一味逃避…一味的強詞奪理嘛?」
魔術師說:「也不是抱怨,是比較消極的方式來對待問題。不過他是綠奴,這樣不奇怪的…如果性格跟我一樣,也不可能願意做綠奴了呀。」
苗苗說:「我們沒有他改變…而是覺得他這樣是不會找到的…又浪費時間…又浪費金錢…」
「我覺得只能說儘量找個價值觀一樣的女人,這個看運氣了。反正純粹靠錢來維持關係的還是很難,除非綠奴很有錢。」
摩詰說:「有喜歡他這樣的沒找到而已。」
黑夜說:「人活著有些崇高的追求沒什麼錯,但人活著更不是為了自己而活。」
綠奴說:「其實團體裡的女孩子的性格我都注意過。我說的是性格,群裡性格最不好的女孩就是苗苗了,苗苗先別反駁聽我說完。」
苗苗說:「我承認啊…」
「不管各個方面呢,其實我要說的話還沒說完,苗苗先以自己的方式來反駁,甚至我剛進團體的時候就她說的話讓我非常傷自尊。可我還沒有說完,我要說的意思呢,但是吧我還真就最喜歡苗苗這種性格的女孩,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她那樣的。」
苗苗一臉大便。
「我處的幾個物件基本都是她那樣的,甚至有的比苗苗過分的多。因為我明白如果找個苗苗那樣的老婆,那肯定以後自己是一點地位都沒有。可我就是想找那樣的生活。」
魔術師說:「苗苗,以後無論誰,妳等人家把意思都講完,再說話,先不要著急,呵呵…」
酥酥建議:「綠我覺得你可以找個女S結婚。」
綠奴道:「不找女S,我怕被打,女m抽我耳光就能把我抽得直求饒,找女S不完了嗎。」
魔術師道:「綠奴,我覺得你乾脆還是先使勁掙錢吧,不然的確也很難。不過有錢也還是要看對象,別亂花了沒結果。」
苗苗靜默了一會說:「那個說完了嘛?說完了?我能說不?」
綠奴道:「嗯嗯,苗苗請說。苗苗是團體裡唯一的一個,雖然不認識,說的話還讓我覺得特別傷自尊的女孩子。」
「第一你說你沒地位這事…在我看來…是我的男人我一定給足他面子…但是…」
魔術師道:「苗苗,綠奴就是不要在LP面前有尊嚴的。所以妳的想法,不適合他的心理需求。」
摩詰說:「嗯,人家就喜歡這樣有什麼可說的。」
苗苗說:「我的家庭環境和經歷有的時候就迫使我必須很強勢…所以我敢說話…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第二呢…我也謝謝你喜歡我的性格…」
魔術師說:「獨立能幹的妞有顆m的心,苗苗跟晴天都類似。」
綠奴說:「我也沒有指望以後的老婆愛我,呵呵。」
苗苗說:我覺得男人和女人是一樣…不是女人就一定要被疼愛呵護…男人也同樣需要…再有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如果我真看不起一個人…我連話都會不和他說…」
苗苗說:「我和晴晴還不一樣…我比她可能更野點…」
綠奴說:「魔幻你可以進我的綠奴團體玩,團體裡的人不少我都見過呢。」
苗苗說:「這不是萬人迷的風格吧?」
魔術師說:「我…謝謝了,我還是不去那裡了…我只喜歡一對一的。捨不得女m被人拐跑,就算是被個綠帽奴拐跑…」
綠奴說:「暈我的團體還真不用拉人每天想進的人一大堆。」
京主飛翔說:「都是找人妻的吧。」
魔術師說:「估計很多喜歡一主多奴的男S喜歡到你那裡,我這樣喜歡一對一的估計很少。」
小咪叫道:「一對一萬歲。」
小狐狸也喊:「一對一。」
飛翔說:「m喜歡的多,S嘛……」
魔術師說:「嘿嘿…剛才兩個就喜歡一對一,飛翔沒看到啊。S嘛…什麼都有。」
苗苗問:「一對一為什麼不好?」
魔術師說:「不是不好…是很多男S喜歡N個女m的。」
晴天道:「圈子裡還是喜歡一對一的多,這個我非常確定。」
魔術師說:「晴天,妳說的這個,我不確定…我只確定自己喜歡什麼。」
晴天認真地說:「魔幻,這件事情我是確定的…還是喜歡一對一的多。」
摩詰壞笑:「拉我吧我不介意一對多。」
綠奴瞪大眼睛問:「飛翔也在這裡?是秦皇島那個飛翔嗎?」
飛翔說:「嗯,我是京城的。」
綠奴額手稱慶:「哦,我認識秦皇島那個飛翔是個長得超級帥的男主,而且性能力超級強可以一個半小時不射,還有就是下面特別大,而且性能力超級強可以一個半小時不射,在秦皇島他挺有名長的也帥。看來不光名字一樣能力也相同。」
山藥主皺眉。「一個半小時不射,那是有毛病了。」
苗苗說:「不有個2小時的嘛?帥不帥這個沒什麼關係吧?」
「哪都不正常,說明他根本就沒感覺,再控制也不可能一個半小時啊。」山藥主叫道。
綠奴很興奮:「他可以自己控制,我可是親眼見到他一個半小時不射的,真的很牛。」
苗苗喃喃:「這回我知道綠奴為什麼老給我找S。」
「可以自己控制,會氣功麼…綠奴老給妳找S啊。」
苗苗說:「昨天晚上一次…認識他那天推薦了一次…」
魔術師笑說:「綠奴還挺熱心的,哈哈。」
山藥主說:「能控制一兩次,1個半小時除非喝酒或者喝藥了,再有可能就是他射精障礙。」
「不知道,而且他下面大,以前是當兵的,就是我因為我以前的物件才認識的他。我以前的對象找男S特別挑剔,可是第一次見到他就喜歡上人家了,然後就讓我去伺候他們就這麼認識的。」
苗苗說:「你把他描述的太野蠻了…不是我的風格…但還是謝謝你襖…」
「不是野蠻,他的長相是特別帥,而且看起來特爺們,有個西安的女m一直想嫁他。」
團體裡的飛翔說:「我可不喜歡跟別人分享我的m,我都是獨享的。」
苗苗說:「我不喜歡帥的。」
「是我們先處的物件,然後她才見的那個飛翔,現在我和那個物件早就分了,還偶爾和飛翔聊聊,他說以後要是有了好的女奴就嫁給我,還誇我奴性好,呵呵。」
苗苗搖搖晃晃地走開。「我去迷茫了…」
魔術師比較實際。「那你先努力忙工作賺錢吧…」
綠奴揚眉這才發現。「原來這裡也有叫飛翔的。」
魔術師說:「這個飛翔完全不是一個路數的。」
鳳求凰說:「黨在開會,你們也在開會;黨在討論民生大事,你們在討論生人大事。」
綠奴說:「北京的風情就是想找綠奴結婚。」
苗苗眼花地說:「我覺得我現在特別的迷茫……」
綠奴問:「迷茫什麼?」
「世界觀變了嗎,喵喵。」
苗苗豎眉:「我是苗苗。」
黑夜拍拍手:「…難得今天綠奴主持了一把,真是扣人心弦,引得無數人競發言。」
魔術師笑道:「苗苗就是迷茫了…」
「嗯…」
黑夜大笑,安慰她道:「哈哈哈,苗苗,迷茫正常。還記得我昨天還是前天的話?我也迷茫。」
苗苗道:「不是…我是性格野點…但也不至於讓人覺得很覺得水性楊花吧?」
綠奴嘻嘻笑說:「水性楊花沒什麼不好。」
苗苗撇嘴。「沒那麼資本…」
「苗苗,妳做好妳自己就可以了,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兒都不奇怪。」黑夜說。
鳳求凰道:「自我張揚。」
苗苗問:「我張揚嘛?」
山藥主說:「張揚必然伴隨著爭議。」
無爭主說:「妳不張揚,妳在石膏裡裹著呢。」
「我不就不卑不亢嘛…怎麼叫張揚呢…」
「奇怪?我們唐山有個大哥專門玩圈養你要是看看他怎麼對女m的就知道啥都不奇怪了。」
「我不接受圈養的…」
黑夜看著苗苗說:「苗苗妳都不知道什麼叫圈養把?」
「知道…」
綠奴搖頭:「是真讓女m進狗籠子看得我都揪心。」
苗苗嗤道:「我傻嘛?給多錢都不幹…」
山藥主提問:「圈養,進狗籠子很奇怪嘛?」
綠奴說:「還有以前錦州的一個男S在聚會裡拿針扎透女m乳頭。」
「綠奴你再給我舉例子我就…」苗苗掄起拳頭。
鳳求凰笑道:「呵呵,周瑜打黃蓋。」
「那倒不是…」
綠奴繼續道:「還有瀋陽的一個女S真把男m養在籠子裡,還把那個男m剃個光頭…」
黑夜說:「苗苗,是不是有種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的感覺?」
「我不接受是我不接受的事…不代表它不存在啊…」
魔術師很了解地說:「苗苗屬於只找一個死心塌地關起門來使勁折騰,在外面必須得嚴肅冷靜別人想勾搭那就叫做夢。」
苗苗摀嘴輕笑。
魔術師說:「玉奴其實也類似,黑夜還打算惦記玉奴麼?」
黑夜感嘆道:「小玉啊…她有她的世界。」
「還有我們唐山的一個女m已經結婚了,不愛自己老公,她老公都不懂SM,然後現在已經懷了她主人的孩子估計下個月就生了。」
苗苗說:「我和玉姐姐還有點不一樣…」
魔術師道:「當然不一樣…不過都屬於別人惦記沒用的那種,只跟一個。」
苗苗同意:「這個對。」
「聊了這麼半天怎麼沒有女m收我呢。」綠奴楚楚可憐地說。「真的沒人想收我麼?」
晴天說:「綠奴說得我又想找S了……」
「有沒有想收晴天的,在我這兒報名。」黑夜說:「報名費,每人200。」
晴天無言:「還是來我這報名吧……一分錢不要。」
「什麼報名?」苗苗問,還沒進入狀況。
「真的沒人想收我麼?」晴天撐著下巴枯等。
黑夜熱切地搓手。「晴天,我報名,第一個。我身後不許站人。」
晴天揮手:「你邊兒去……」
黑夜嘿嘿壞笑湊近晴天:「晴天,妳不是說在妳這兒報名嗎?我報名了,妳就這樣。妳看看,除了我,誰還看得上妳。」黑夜朝晴天眨眨眼。
晴天無力地再補充:「除了黑心……真的沒有別人麼?」
「黑夜直接被一盆冰水扣在頭頂。」魔術師旁白。
「當我不存在麼?我收晴天!」鳳求凰舉手大聲叫道。
鳳求凰得意地說:「牽手之緣一瞬間。」
「得,謝謝你啊鳳凰。」晴天感激地說。「除了你就沒人回應我了。」
「不客氣,晴天絕對尤物,不收對不起荷爾蒙。」
「荷爾蒙都出來了。」綠奴道。
「尤物?」山藥主表示疑問。
「我現在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想找S。真心的。」晴天誠摯地說。
魔術師建議道:「晴天,妳學XX,每天32分鐘。」
黑夜舉手:「晴天,我第二次報名。」
晴天再次拒絕:「黑夜……你真的可以一邊兒呆著去。」
「好心,給妳捧場,你還這樣。」黑夜以過來人的身分道:「你們幾個報名的我得提醒你們,晴天喜歡砍人,你們可得注意。」
摩詰道:「我報名,我也真心。」
魔術師管理秩序:「夠多的了,不用了…」
鳳求凰還窮追不捨地問:「那晴天心中的男S是哪個啊?」
晴天說:「摩詰,你這種有m的也可以牆角涼快去了……」
苗苗蹲在一旁看他們。
「我也要長久。」摩詰說。
晴天嘆氣:「我真的很想找S,現在,但是沒有合適的我不介意等。我都等了快三年了。」
黑夜說:「就好像,沒有經歷過一些事情,永遠都長不大。」
「綠奴在我印象裡吧…我覺得男人就應該比較偉岸…比較穩重…」苗苗沉吟道。「我覺得好像很多女m應該和我一樣。」
「其實有很多只是即使報名妳也看不上,哈哈。」綠奴苦笑。
苗苗皺眉。「我是實在接受不了…」
綠奴點頭說:「嗯,能給妳撐起一片天,妳這樣才有安全感,理解。」
魔術師叫道:「苗苗,妳就別用妳的思維方式來套了…」
「萬人迷你能不能別老說我?」
「苗苗,我是說妳就別糾結了…每個人的想法本來就不一樣麼,能理解就好,未必自己也要一樣啊。」
「真想找,還是找個當地的吧。」山藥主的建議很實際。「找外地的純屬扯蛋。」
「山藥說的不對哦。」苗苗搖搖手指頭。
「哪不對了?」
「我就不找同城的…我們這太小…嘮嘮在嘮出親戚。」
山藥主說:「不是本地,也要離的差不多啊。」
「二人願意…」
「那你為祖國的交通事業做貢獻嘍。」山藥主說:「都說距離產生美,其實我覺得距離只能產生GDP。」
「願意的話換個城市生活也成。」魔術師說。
苗苗問:「就因為城市就不行?既然想長久就不能老在一起。SM一共就那麼點東西…天天玩不膩歪啊?」
山藥主說:「我說的是還是要離得近點,不是說要住在一起。」
魔術師點頭:「山藥這個話很對…不能半年一年見一次啊。」
山藥主說「距離遠了確實很不方便。」
戰狼主說:「合適不合適是需要接觸的,不接觸下永遠不知道合適不合適。」

「那倒是…」苗苗也沉吟。

20121101,5,7,8

1 則留言: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