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

精神病

再來講一個特殊的經驗。


以前我會在爸爸的安排下做一些鴿會的工作。
那次我和一個叔叔分配到一個點,當有人的鴿子比賽飛回來就到我們那裡報到。
我們的那個點是一戶鴿友吧的家樓下的騎樓,我們在那裡擺張折疊桌。
沒人的時候超閒,我應該都在看書吧。
那戶人家有個看起來二十幾歲的男生,不過很明顯的智能不足,應該還有一些精神疾病吧。會在屋子裡面做一些奇怪的動作,發出一些聲音。不過有隔著大門的玻璃門,我也沒很在意。不過時常會聽到劈劈啪啪的聲音,原來是那戶人家的阿嬤會拿電擊幫威嚇他。
過了很久都沒什麼事,然後突然我覺得有人抓住我頭髮,原來是那個智能不足的男生抓住我綁著公主頭的頭髮。而且他抓著不放,等於我的頭就被他抓著,旁邊的叔叔和那男生的親人都在幫忙制止試圖分開我的頭髮和他的手,後來終於離開,他好像倒在地上吧,原來是被電擊棒電,叔叔有安撫我,那戶人家跟我道歉。
我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啦,只是整理我亂七八糟斷了好幾根的頭髮,摸摸還微痛的頭皮。反正照常工作,不過會比較注意身後的動態。
後來我要進去上廁所,叔叔怕我害怕還緊緊牽著我的手小心避開那個男生走進去,這點還蠻讓人感動的,雖然我不害怕啦。
不過我也沒因此愛上叔叔,哈,他好像有跟我一樣大的兒女呢。我不是大叔控。
不過自此之後我對有精神病的人都會稍加注意,因為不知道他們可能隨時會做什麼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